[SJ] 明明很愛你 (上)




松本潤在高二的時候轉入這間新學校。


從小因為沒有爸爸而經常受欺負,過份好看的面容也總被嘲笑像個女生,松本告訴自己要強大起來,不知不覺打架鬧事樣樣來。

媽媽在他初中時把他放在舅舅家跟男人走了,讓他覺得他也要放棄人生了。


舅舅和舅媽是疼他的,但是在他心裡那份不知道何時又會被丟下的不安讓他無法坦然接受他們的愛,用強裝出來的叛逆保護著自己。

「至少高中要畢業吧。」舅舅語重心長的說,這是最後一間學校了。


其實松本也累了,在看到舅舅傷心失望的眼神後拾回一些理智,告訴自己就安安份份過完高中生活吧。






新學校校風不錯,松本不知道舅舅是怎麼幫他找到這麼一間好學校的,雖然功課有些跟不上,但沒有人因此而給他異樣的眼神。



他從沒想過自己也能交上真心的朋友,二宮和也坐在他的鄰座,以看似漫不經心的態度主動和松本搭話。


二宮是一個讓人不自覺敞開心扉的人,聽著你的人生,沒有太多回應,一旦回應就字字誅譏,他很快了解松本這個人渴望愛,卻害怕失去而不敢愛,將自己封閉在冷漠外表築起的世界。

二宮從不刻意要進去他的世界,也從不試圖拉他出來,所有的一切只是自然而然地發生。


--



這個學校沒有人不知道櫻井翔這個人,松本在第一天來報到時這名字就不停地出現在耳邊。

整理之後知道他是全校的風雲人物,成績好體育好樣樣都好,什麼學生會長足球隊長,頭銜太多他也記不全,當然這都只是聽來的。

那人高自己一個年級,又和自己完全不同世界,松本潤從沒想過要認識這個櫻井翔。




在二宮數次邀請松本和自己竹馬吃飯而他終於答應的那時候,第一次見到了櫻井翔。


和他想像的好學生模樣有些出入,一頭光燦的金髮,左耳亮晃晃地閃著光,松本不禁懷疑這真是自己聽說的那個人。


二宮介紹他的時候和櫻井對上眼,那雙眼睛裡閃爍的星光彷彿他擁有全宇宙,讓松本有種瞬間變渺小的錯覺。


而二宮的青梅竹馬相葉雅紀,也是個發著光的人,那暖得像太陽一樣的光和櫻井不同,在二宮說著'想吃什麼隨便點,笨蛋會全部買單'時揉了他一臉,松本看到的卻只有滿臉寵溺的神情。



第一次和這些稱得上是”朋友”的人待在一起,松本有些不自在地低頭吃飯,大家聊著學校的事,自己的事,誰也沒有刻意要松本說些什麼,一頓飯就這樣結束,但松本心底漾起一些不同的感覺,好像可以形容為開心。





四人經常在周末一起吃飯聊天,在學校裡中午偶爾也會相約吃飯,松本還是不多話,但從他愈顯放鬆的神情,可以知道他是喜歡這樣的聚會的。


大家聊到升學的事,櫻井要考的學校在同一個學區,是頂尖的大學,相葉會在校內直升,二宮將來無意外也會直升,松本第一次發覺自己並不只想要高中畢業就好,卻對未來沒有任何信心。


當櫻井提議要幫自己補習時松本非常驚訝,他自己高三了要準備升學的事,又有一堆課外的事情要忙,還要撥空給自己,但沒有人理會他客氣的拒絕,一切就如此順理成章。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櫻井可以攬下這個工作,當他讓自己做練習時,在一旁還能一邊完成許多自己的事情。

櫻井的家教沒有因為考上大學而停止,他和念高三的松本一起討論未來的出路,陪著他去看展覽找興趣。

他曾經是想隨著櫻井的腳步走的,但自己對商業並沒有太大興趣,就算學得來,也無法與櫻井並肩,最終只能跟著他,那並不是他想要的。


那天櫻井和相葉一起搬來了一疊時尚雜誌,和幾間服裝學院的簡章,原來自己還在迷茫不已時,櫻井已經幫他看到了前面的路。


松本考上的學校並不特別出色,但他的能力是非常出色的,就像櫻井一直在說的,小潤只是還沒打磨過的鑽石,看起來像普通石頭,可是掩藏的光芒終究是遮不住的。



他不知道櫻井對他的信心是哪裡來的,也有想過櫻井為何要幫他做這些事,一旦想到喜歡,就立刻將這個想法驅走。


他不敢猜想櫻井對他感覺,但他自己是明白的,他喜歡這個人,喜歡到害怕失去他,只能偷偷在自己心底佔有這個人。


櫻井對他愈是熱情,他就愈顯冷漠,這麼樣一個優秀的人又怎可能會對自己是那種喜歡,總要提醒自己別自做多情。




櫻井的人生毫無意外,在大學裡也是風風火火的過,忙著課業,忙著課外,畢業後工作也是平步青雲,他身邊少不了女生圍繞,但他卻總能出現在松本身旁。


松本沒日沒夜的趕作業,櫻井幫他照顧三餐,松本在台上領獎,櫻井在台下從不缺席,不管是多小的獎。


松本以第一名從學校畢業,好不容易給自己建立了不少自信,不過學校和社會畢竟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拿著頗為自豪的作品集想在業界有番作為,卻總看著一個個面試官對他搖頭晃腦。最後為了生活,只得在一間小小的成衣廠做著修改師傅,完全拿不出稱得上代表作的設計作品。




大家要他別放棄,有什麼徵選活動總軟求硬拖著要他去參加。


就在D.A.C這間跨國企業徵選設計師落選之後,松本也灰心了,想著這輩子大概就這麼過去了,覺得自己能走到現在也不容易。





事情總在絕望時生出轉機。D.A.C的重新徵選,來了通知讓松本去面試,順便給了一個主題希望他能做個一系列作品,松本覺得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為了全心投入,把工作辭了,專心準備兩個星期後的面試。


這兩個星期櫻井也沒閒著,幾乎住在松本家,做著他不擅長的生活照顧。



總算兩星期後傳來了好消息。

「恭喜松潤的設計入選!」四人一齊舉杯慶祝。

二宮看著櫻井複雜的表情,有種終於讓你等到了的欣慰感。


櫻井送醉得兩眼迷茫的松本回家,這大概是他有生以來最打從心底放鬆的一醉了,那晚他收起冷漠放緃自己對櫻井索求,櫻井小心翼翼的呵護,他用了多少時間才將心中那堵高牆卸開一個口,兩人心裡最明白不過。

櫻井說,「我對你從來不是同情。」



等著簽約這段日子,松本像換了一個人,那晚他也不是完全醉了的,他感覺自己終於能夠和櫻井並肩站在一起。


他們像普通情侣,早上一起吃過早餐送櫻井出門上班,傍晚煮了他愛吃的料理等他過來一起享用,一起散步聊未來。




正式簽約的那天早上松本慌亂地準備出門,前一晚趁著興頭和櫻井聊得開心也多喝了一些。


“ヤバイ!”,看著時鐘在心裡暗叫不好,將桌前散落的畫稿和文件一把掃入包包內,桌邊櫻井的公事包內折出一份文件,松本看到資料頁開頭D.A.C的logo,以為是自已的,抽出來才看到櫻井翔的簽名,心想,原來他們公司和D.A.C也有合作,不以為意的放了回去,趕忙出門。



簽約過程非常順利,雙方都很滿意合約內容,談妥了各項合作細節,松本對於充滿挑戰性的未來無比期待。

主要負責人送松本出會議室時由衷地說,「我們差點錯過松本さん的好設計呢!」



等在電梯前,松本看看錶,從這裡去櫻井的公司並不遠,心裡盤算著要去找他吃午飯。



「還好我們接受了櫻井さん的提議。」
「是啊,能力那麼好,難怪年紀輕輕就當上部長了。」

電梯裡的人對話著,松本並不認識他們。

“櫻井。。。部長?”難道是櫻井翔。

松本突然想到早上看到的文件,心裡升起一把怒火,一股氣讓他回頭想解約算了,他不要這種人情說來的合約,這幾日的成就感與好心情全沒了。



強壓著怒氣一路來到櫻井的公司。

「我要找櫻井翔。」

「請問您有預約嗎?先生貴姓,我先幫您連絡部長的秘書。」

面對前台小姐面帶微笑客氣的”刁難”,松本覺得氣不打一處發,放下平日優雅的形象,放大聲音”你要嘛告訴我他在哪,要嘛立刻叫他過來,本大爺沒耐心等。”



「小潤?」

前台小姐被吼得有些委屈,看到有人認識松本,趕緊抓住相葉這根救命稻草。

「這位先生要找櫻井部長,可是並沒有預約。」

「沒事,他啊,不用約。」相葉說著還給了一個曖味的笑容,

「來找翔ちゃん吃飯嗎?我帶你去他辦公室。」




「怎麼來了,簽約還順利嗎?約沒簽成?」櫻井看到松本不善的面色,擔心的問。

「很可惜的是約簽完我才知道原來你對D.A.C這麼有影響力,我想放棄這合約也來不及了。」

櫻井默默在心中吁了一氣。

「為什麼要放棄,小潤不是很高興拿到這個案子的嗎?」相葉在一旁不解的問。

「對,我一點都不希罕這樣的合約。你以為我會感激你,這種不是靠自己實力掙來的我才不屑。你總是這麼自以為了不起,你就是要掌控所有的事情,覺得整個地球都要照你的意思旋轉。」


櫻井面色凝重,但一句話也沒反駁,任眼前的人發夠了脾氣,最後拍桌走人,促著要相葉追去安慰他。



與櫻井的關係冷到冰點,二宮對此沒再說什麼,相葉也只能乾著急。


松本即使再不甘心,與生俱來的責任感與完美主義還是讓他將這份非常適合他的工作完美發揮,忙碌的日子也讓他暫時無暇去思考關於櫻井的事情。







「你沒做,幹嘛不解釋。」聰明如二宮也參不透櫻井的想法。

「大概我在他心中就是這樣的形象,原本還以為關係要好一些了。」

「那你們之後都沒再連絡?」

二宮一直是知道櫻井對松本的感情,也知道松本總是將他推拒在外,但他心裡其實是很高興櫻井一直以來沒有放棄,他想松本需要的正是這樣一份不會將他拋棄的感情。


「翔ちゃん下星期要調去紐約了。」相葉用吸管戳著杯子裡的冰塊,臉上盡是無奈。

「去多久?」
「這次接下的項目預定是半年,之後還不一定,原本公司就希望我能調過去,只是我一直不願意,我想至少和潤待在同一個地方,多少能為他做些事,也能大家一起吃吃飯什麼的。不過那件事之後,我想我和他大概還是不行的吧,坐在辦公桌每每抬起頭就好像可以看到他的滿面怒容。」


再堅強的心也有破碎的可能,明明愛著對方,為什麼要這樣彼此錯過,可惜當二宮想做些什麼時,櫻井已經離開去了紐約。



--




松本是約聘設計師,並不會天天出現在公司,但他還是非常受歡迎,只要他出現,連公司送文件的小妹都要趁著跑腿的空檔找機會來和他聊天搭話並且誇張地稱讚他的作品。


「櫻井部長,你認識他啊?是我們合作公司那邊的人,聽說很優秀,」
桌上擱著一份寫滿英文的文件紙,一旁同事看他的眼光停在櫻井翔簽名上,忍不住說道。

「他和我們公關部沒什麼交集,之前聽行銷部的同事說採納了他的建議,幫了個大忙呢。」



松本突然聽出一些端倪,問了個不相干的問題,「我這個徵選原來已經定了案,為什麼又重新徵選?」

「說到這個就氣人,原本的設計師其實是內定的,是我們部長的大親友,說徵選只是好聽,所有寄來的東西根本沒被開過,結果簽約前那位大設計師臨陣退縮,說扛不起這案子,只好再重新徵選了,還好是這樣,能和松本さん合作真是太好了。」

松本微笑回應著,心裡卻開心不起來。




考慮了好多天,想著即使關係不能回到從前,那天櫻井無來由的讓自己發了頓脾氣,道歉還是必須的。


前台小姐隔了幾個月再看到松本,雖已換上一張人畜無害的天使面容,但仍害怕地拉過身旁新來的同事,讓她來應對。

「您好。」

「我要找櫻井部長。」

「部長他不在公司。」

「什麼時候回來,還是..我要先預約?」

「櫻井部長調職到紐約了,短期內不會回來,要幫您連絡他的秘書嗎?」

「紐約?什麼時候的事?」

「呃...半個月前。」



是嗎?就這麼走了嗎?是誰丟下誰松本已經無力去思考,本來就沒有什麼能夠稱為永遠,只是自己竟來不及對他為了自己做的一切說一聲謝謝。


-TBC-

评论(4)
热度(71)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