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一見鍾情 (上)

    

    

   

人物性格些許ooc,SJ無誤  (弱攻是本人雷點,所以事情大概不是表面上的那樣?!)




====================

[1]


   二宮趁著空檔正在騰寫病歷,松本在一旁以跨坐的姿勢趴在旋轉椅上,雙手抓著椅背將頭枕在手背上,述說著今天下午在咖啡廳遇到的人。

   那模樣非常可愛,換做平時,二宮會用溫柔的微笑看著他,甚至還會伸手模模那顆毛茸茸的頭。



   但是今天二宮不知怎地有些反常,也許是接近下班時間,事情太多,也許是同樣的話已經被重覆得太多遍了。




「吶吶,Nino,你說我還會不會遇到他呀。」


「大少爺,我是心理咨商師,不是算命師好嘛。我怎會知道你還能不能遇到那位冒失先生。」
「好了好了,我還有約,你換個地方去發情。」



「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心理醫生,連聽人家說件心事都不肯。」

「我不願意聽你也說了快一個小時,就算你是院長的兒子,想做心理咨商照樣得排診預約。」

「我問過護士了,你約診都看完了。」

「我約了人談新的咨商室規劃,不是病人。」





   二宮和也是松本綜合醫院的心理醫師,也是和松本潤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松本從小就被眾人捧在手掌心疼,連這個大他只兩個月的二宮也總以大哥哥自居,讓松本養成撒嬌就像喝水一樣稀鬆平常的技能,誰都不會拒絕他的任何要求,二宮也習慣了他三不五時就要來串串門子。


   從來二宮只聽過誰誰誰喜歡松本,完全沒聽過松本對哪個人,哪怕是男人動了心的,今天倒很稀奇,來到診間淘淘不絕說了快一個小時,都在講同一件事,剛開始二宮還頗有興趣,但是聽來聽去找不出結論之後,雖說咨商是專業,二宮也漸漸失去耐心。




事件緣於今天下午松本心血來潮到以前念書時常去的點心坊吃下午茶,坐在玻璃窗邊一貫的位置,不同的是今天有個人冒冒失失地就這麼闖進他心裡。



依照松本的描述,那人眼睛圓圓大大的,五官長得很好看,大概是在趕時間,從遠處急急忙忙地跑著過來,就在松本坐著的玻璃窗邊被撞倒,包裡的文件灑了一地。


「他身上穿了一套看起來和他氣質很不相稱的廉價西裝,剪裁一點也不合身。」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是少爺啊。」
「明明就是別人撞到他的,看他很著急的樣子,還很有禮貌的在道歉呢。」
「那你怎不去幫他。」
「等我到了外面,他就收好了一地文件上了計程車。」

「就這麼一瞬間你還能把人看那麼仔細。」

怎麼今天松本的每句話都讓二宮非常想吐嘈。



「別轉了,你鬧得我頭都暈了。」

「你如果看到那個人才會被電暈呢。」

「松本潤,你這什麼少女情懷啊…」二宮終於忍不住抬起頭送了個白眼給對方。








二宮這邊還沒成功把人送走,助理就敲了門進來。

「二宮醫師,您的客人到了。」

「看吧,人來了,你可以走了。」

松本嘴裡應著好,卻完全沒有收拾東西的動作。


「您好,.............」跟在助理後面的人,非常有禮貌地向著診間裡的人打招呼。



「啊~~~~~~~~~~~~~~~~~~~~~~~」松本一看到進來的人,手都還來不及摀住嘴就忍不住大聲叫了出來。

二宮先從松本身上移開視線,對上進來的人被嚇到睜圓的大眼,腦中的線立刻接上,再轉頭用嘴型問松本。

「不會吧,冒失鬼先生?」

松本點了點頭,笑得一臉憨樣,二宮不禁在心裡腹誹”這哪門子緣份”。




「請坐,別理他,我們談我們的。」

二宮一腳將松本連人帶椅子踢到一旁。



櫻井打一進門就受了不小驚嚇,很難不去在意那個死盯著自己的視線,不過還是談案子重要,和二宮交換了名片後,努力地把專注力放回眼前的報告書。

「這是敝公司依照二宮醫生提出的需求所做的規畫,.......」

櫻井認真的說明著,二宮也仔細地了解,兩人認真地討論著,沒注意到松本慢慢靠了過來。



「這種規畫絕對不行,你看這裡,這空間一點都無法讓人感到放鬆。」

「………」櫻井又被嚇了一跳。

二宮急忙向他介紹。「呃,這位是本院院長的公子,松本先生。」


櫻井沒想到剛剛還誤會是病患的人,竟然是號大人物。趕忙遞出自己的名片。「您好,我是三船醫技的業務櫻井翔。」

松本收下名片,對著櫻井說。「你回去再做一份規劃吧。」

「是。那個......」這樣直接了當的打搶讓櫻井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等你完成了,再來約時間。」

櫻井轉頭看二宮在一旁皺著眉,一付無可奈何的樣子,心想大概還是院長兒子說話比較大聲,只好摸摸鼻子黯然地結束人生中第一次獨自的業務經驗。

「是。那我就先離開了。」







「你這是幹嘛,剛不是還心心念念著要見他。」

「這樣我們就有第二次見面的機會呀。」松本看著櫻井的名片,笑得像個懷春少女。

「所以你才不惜破壞你在他心裡的印象?」

「我哪裡有?我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嗎?」

「當然,你不知道你剛才大少爺氣場有多強,聽說他是新到職員工,這說不定還是他第一個業務案,你把他嚇得辭職了,下次來的也許就不是他了。」

松本臉色變得很難看,馬上拿起剛才櫻井的名片就要打電話把人叫回來。


電話才一撥通,診間裡就傳來奇怪的音樂。

「啊,果然是個冒失鬼。」二宮看著櫻井剛才坐著的地方閃著亮光。

「這下該怎麼辦?」

「他會自己打電話找的吧。」


兩人又閒聊了一會兒,始終沒等到手機主人的來電。

「先放在這裡吧,他也許會回來找,不過我要下班了,還是請值班護士收著?」

「不行啦,他拿走了手機又辭職了,我該怎麼找他。」

「不然我看你乾脆親自跑一趟他公司,只是如果他也下班了.......」

二宮話還沒說完松本就氣急敗壞地收拾起東西準備要過去櫻井的公司。

「怎麼他都不會想打個電話問問手機的下落呢?」



其實櫻井並不是沒有想,只是他自覺今天真是有生以來運氣最差的一天,剛進公司不到一個月,薪水還沒領到,把大部份積蓄付了房租,連續好幾餐都只是草草解決,好不容易前輩給了他一個單獨負責的案子,設計部那邊檔案出錯害他得急急忙忙趕出門,跑在路上還被撞得頭昏眼花,將資料全撿齊塞進包包時,再也顧不得接下來的事,牙一咬坐上計程車,造成他現在打開錢包連一張大鈔都沒有。

櫻井現在煩惱著晚餐,完全沒有心思要去找手機。




松本這邊急急忙忙帶著手機趕到櫻井的公司。「我要找你們的業務員,櫻井先生。」

「是不是他做了什麼得罪貴醫院?」業務主管看到來的人竟是院長公子,顯得相當緊張。

「不是,我是來幫他送手機的。」

松本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說服公司的人相信櫻井並沒有失職,又費了另一番功夫讓公司的人相信他並沒有惡意,這才問到櫻井的地址。




在狹小的巷子口下了車,拐過好幾條小路,又問了幾個路人,好不容易才看到和手中地址符合的路牌。

松本一身時尚名牌的衣裝和這個地區顯然格格不入,好幾個被問路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他。


站在公寓門口猶豫著該怎麼開口時,就聽到剛才自己爬過的梯子正傳來腳步聲。



櫻井最後決定將口袋裡所有零錢全部掏出來湊了湊,走到超市買了幾樣清倉特價的菜,一路走回家看著手裡寒酸的食材就嘆了不知道幾口氣。



兩人在走廊上看到對方,都嚇了一大跳。


「那個....你的手機掉了。」楞了半天好不容易松本才擠出了一句話。

櫻井沒露出高興的樣子,反而一臉疑惑。

「雖然你也不用太感謝我,不過本少爺親自送來給你,你是不是該表示一下,請我吃個飯什麼的。」


‘為了拗我一頓飯大老遠特地送手機來給我?’櫻井完全猜不透對方行動的理由,露出一臉為難,兩人尷尬地對望了一會兒,櫻井舉起手裡的食材,「要不,在我這裡吃?」除此之外實在沒別的辦法了。



松本看了眼櫻井手裡的東西,有些不可思議,但又轉念一想,才剛認識就能夠登堂入室,這進度好像也不錯,點了點頭。

櫻井拿了鑰匙才剛轉開門鎖突然轉身面對身後的松本,緊張地說。「你先等我一下。」


松本看著眼前的人溜進門,砰一聲自己就被關在門外,廉價公寓隔音並不好,松本可以聽到門內發出的聲響,但他很難想像裡面的人在做些什麼,好不容易才等到櫻井開門請他進去。

房間小得出乎松本想像,可能他房間的廁所都比這個雜亂的地方還要大,櫻井不好意思地指著很明顯是剛才才清出的空間請松本坐下,倒了杯水給松本之後就到廚房準備晚餐。

松本是個愛乾淨的人,雖然這裡只是亂,還不至於髒,他仍然有股衝動想動手幫櫻井整理,但畢竟關係還不到,坐在坐墊上渾身不自在地扭動,直到背後傳來櫻井的慘叫聲和燒焦味,他終於忍不住站起身走到廚房。

「你,出去,不准再靠近這裡。」



櫻井無辜地看著松本,乖乖地退出了廚房,他真的很無辜,這是他家啊。



「你平常既然會自己煮東西吃,怎麼毫無廚藝可言。」松本看著砧板上奇形怪狀的東西,滿肚子疑問。

「只是單純因為自己煮比較便宜,而且我煮10次大概有一次會成功。」


這很值得驕傲嗎?


松本一臉不可置信,搖搖頭接下兩人晚餐的重責大任,沒過多久就將剛煮出來的菜餚端上矮桌,兩人就在那客廳兼床鋪兼餐桌的小空間裡吃飯。



「哇,超好吃的,你和我用的是同一個廚房嗎?」

櫻井完全不敢相信剛才那些食材竟然能夠變成這麼美味的食物。


看到櫻井吃東西的樣子,松本雖然覺得反應太過誇張,但還是忍不住笑得很燦爛。

眼前的人閃閃發光到讓櫻井覺得自己是不是請進了一個大天使。




吃完飯後,兩人又陷入一陣尷尬,端坐矮桌兩邊各自喝著茶。



櫻井不明白這個突然來訪的人用意是什麼。

松本則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那個,Nino...呃,二宮醫師的那個咨詢室的案子一直都會是你負責的吧?」



櫻井心裡緊張了起來,該不會想把我換掉?!害公司丟了案子就麻煩了。


「我們一定會盡量做到讓你們都很滿意的。」


「那你不會辭職不做吧!」




「辭職??」櫻井一頭霧水,這個大少爺的邏輯完全不在自己的理解範圍內。


松本看到櫻井的反應,馬上明白自己被耍了,可惡的Nino,回去再找你算帳。




「反正,你無論如何得把這個案子做好。」


「那當然。」






-TBC-

评论(14)
热度(70)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