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ACE Partner 1~5

標題可以讓我任性的慢慢想嗎

文可能也會任性地慢慢擼....


==


給了名字,但不知道之後會不會改...

=============


1.

時間緩緩地流逝,感覺過了半世紀之久,大boss的火氣卻沒有減弱的跡象,松本站在壇木精製的豪華辦公桌前一改習慣性的扭曲站姿,正立著聽訓。

』不就是情急之下開了兩槍嘛。』雖然暗地裡眼珠子都要翻到頭頂上了,在大boss面前還是得規矩地直視前方,然而眼前的人似乎罵上癮了,無法對自己動手,松本只習以為常地看著桌上的東西接連遭殃。

除了扭著身子的站姿看來有些不符合他精練的形象之外,他松本潤是警校第3830期第一名的畢業生,反應快,槍法準,近距離肉博從沒輸過,開車技術堪比專業車手,這些都是他抓犯人的利器,只是他有個弱點,就是脾性總有些不受控地衝動,導致他時常像今天這樣,正立在大boss面前接受疲勞轟炸,警校的訓練讓松本能稍微維持這個對他來說極不自然的姿態好一陣子,但也快到極限了。

以為像往常挨頓罵寫個報告這件事就可以過去了,此時卻讓boss的一句話冷水般地從頭頂灌下。
「生活安全課???」看著眼前本是冒著氣的人,萬分冷靜地在辦公椅上優雅坐下,無視松本被逼急了的動作,平淡地說,「報告不用寫了,直接收拾東西,去生活課報到。」看來是完全沒有轉圜的餘地。

松本頹然地接下boss遞過來的資料,好看的面容此時滿是沮喪,調到生活課對他來說根本就是活生生的降職,不嫌太過大材小用嗎?

刑事組的同事個個同情地看著他收拾,想安慰卻找不到插入點。


==



不同於刑事組的冷然緊湊,這裡就像托兒所氛圍般溫馨感人,站在門邊,趁所有人抬頭看他的瞬間,松本大聲報著自己的編號姓名和來意,辦公室人並不多但歡迎他的掌聲卻熱烈得有些詭異,其中一個同事指了指窗邊的空位,「你先坐那兒吧,課長休假不在。」


放好私人物品,環視了一下周圍,視線和坐在角落的人對上,那人抬了抬手示意他過去。

最裡邊收拾整潔的辦公桌上立著」課長」的牌子,看來已經空了幾天,招呼他過來的人桌上卻疊滿了文件,剛才似乎是把自己埋在文件堆裡,松本才沒注意到,對方沒自我介紹,松本只得呆站在原地。

瞄到對方手裡拿的似是自己的履曆書,眼神在自己和文件間來回打量,左手手指輕輕碰觸著飽滿的雙唇,修長得好看,這大概是他思考時的習慣動作,好不容易對方放下資料本,站起身來,左手順勢插入褲袋,向松本伸出右手,「櫻井翔,自己注意些,別給我添麻煩。」
看似友好的握手動作,說出口的話卻鋒利無比,瞬間讓松本為之氣結,以致於對方已經放開了手,自己一時還反應不過來地楞著。



「偵訊,會吧?」櫻井說著遞過來2份資料夾,松本回過神換上凌厲表情,有些用力地從櫻井手中抽走資料。』多說兩個字會少你一塊肉嘛,好歹我也是刑事組來的,又不是課長,擺什麼前輩笵兒。』松本壓根不想回答那個問句,氣憤地轉過身,昂然往前走。

「喂,」』又是什麼事!』松本不耐煩地回過頭,只見櫻井似笑非笑地比了比另一個方向。「這邊。」

松本全身燃著一團火氣,倒楣了偵訊室那兩個順手牽了腳踏車的小賊。

 

9.28更


2.

怎麼也沒有想過會像這樣相遇,櫻井翔這名字松本還是熟悉的,第2125期畢業生,自己小了他好幾期,但關於這人的事蹟,大概到現在都還在警校裡流傳著吧。

既然是個傳奇,松本就覺得非常有誇大的可能性,他忘了那會兒自己一入警校,聽聞了那些傳說時,就已經把這人當做假想敵,在心裡默默立定志向要超越他。

松本自己能力也很好,受著眾人的追捧,一路順風順水...』好吧,得承認挨罵寫報告的次數有點多。』
不過這時瞧著交叉雙手站在偵訊室門邊冷冷看著自己的」傳奇」,這不是必須得重新燃起要打敗這人的決心與鬥志。


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松本利用閒睱時間偷偷查著櫻井的人事資料,就是不明白這麼厲害的人,為何會在最悠閒的單位做著看起來像是文職的工作。難道傳說就只是傳說而已,那立著要打敗他志向的自己不就顯得有些愚蠢。然而人事資料只看到櫻井竟連交通單位都待過一陣子...


「很閒嘛?」
松本聽到聲音立刻嚇得闔上螢幕,被知道自己在調查對方的事情可不太妙。
抬著眼瞪向說話的人,用眼神問著,』有事嗎?』
櫻井將手裡的資料夾放下,「簡單的案子,今天辦完。」轉身後丟下一句話,「想知道我的事就直接問我。」
松本楞了一下,腦中轟的一聲,從脖子到耳根紅成一片,』這人會透視嘛?』

身子往後靠到椅子上向後旋了半圈,一睜眼,隨即恍悟,整大片的玻璃窗上清清楚楚映著一張呆然的臉。。



松本的優秀能力讓他一畢業就進了最能讓他發揮潛力的重案組,雖然經常衝動地做些壞了規矩的事,讓長官很是頭疼,但總是瑕不掩瑜,藉重他的能力,組裡破案率一下提升不少。
只是身處注重團隊合作的警署,松本一直以來沒有固定的搭檔,通常新人分配了單位,長官就會分派搭檔,雙雙配合,一起行動,互相支援,互相掩護,但一來是松本報到的時機不恰當,一來是因為正巧碰上的都是大型犯罪組織,一出動就是大批人馬,松本讓大前輩領著,未有搭擋也做得挺順利,比起同期生,他已經參與了許多大案子。



翻開剛才櫻井放下的檔案,松本瞬間傻住了,』寵物失蹤案,協尋???』
「嘖,」咂了咂嘴往櫻井的方向瞪過去,看他將自己埋進文件堆裡,完全就是個普通文職公務員,一點傳說中的霸氣都沒有,對待』同事』的態度倒是差得很。

收拾東西準備出門,剛從偵訊室出來的同事,一人押著嫌犯離開,另一人走到他身旁關切地問,「要出去啊?」
「剛才櫻井前輩交待的。」松本遞上手中的資料夾。
同事隨手翻看檔案,「你不等他?」「?」「你們倆不是...」

同事話還沒說完,門口就一陣喧鬧,松本來了幾天這才見到本課的課長,年紀看來不大,頭髮卻略為稀疏,身材有些中年發福,一臉和藹可親,衝著誰都笑得瞇起了眼,離他最近的同事順手接過了土產準備要發給大家。
松本看到櫻井難得抽離了工作桌,一臉溫和的表情,讓他忍不住多看了兩眼,不知怎地,突然覺得這人長得還真不錯。課長走到松本面前,依然笑得一臉燦爛。伸出雙手握緊了松本,「生力軍啊,生力軍。」松本有些尷尬地不知該如何回應,課長已經放開他的手往自己的位置走去,途中還不忘拍了拍櫻井的肩,「我見過大boss了,有松本君做搭擋,你的案子應該會順利許多。」

「搭擋???」松本一臉措愕地看著櫻井,只見那個名為他搭擋的人不僅完全不驚訝,翻了翻白眼擺出一臉無奈,還噘起了嘴,小表情明顯衝著松本,見鬼了竟然覺得他長得好看。松本只悶得一股氣堵在胸口,也顧不得課長就在一旁,拿起剛才那份檔案夾,摔在櫻井的辦公桌上,「你是不是該一起去呢!.....搭!擋!」


3

調到生活安全企劃課已有月餘時間,課長和同事們全都非常好相處,也都非常照顧松本這個後輩。生活課的案子壓力並不大,只是相對來說事情較為瑣碎,但對他和櫻井來說也都是輕而易舉可以解決的事,而且松本還感覺到同事們會將較麻煩的事都攬著去做,算起來就只有那個自己始終模不清脾性的搭擋似乎以逗著他為樂,狂踩自己底限。

他也發現櫻井和各科室的關係看來都不錯,閒下來的時候還會丟下松本去參與別人的會議。雖然櫻井放了話說想知道什麼自己問,不過鬆本和他鬥嘴總輸那麼一著,漸漸地他也不是很愛開口問他和自己工作不相關的事。

安逸了這麼一段時間,松本覺得渾身的筋骨都放到要生銹了,找到以前同梯的生田斗真相約到老地方練練拳腳。兩人已經很久沒見面,一開始是松本在刑事組忙個沒天沒地,被調走後不久換生田進了重案組,兩人要搭個時間都不容易。這晚生田是來陪練的,平時已經夠操勞了,只意思意思玩了幾拳,松本卻趁機和教練打了個暢快淋漓。

「怎麼樣?到生活課很不錯吧!大家都很羨慕你能和櫻井前輩搭擋呢!他是不是真如傳言所說的那麼厲害啊!?」生田遞上水瓶給在身旁坐下的松本,一口氣將憋在心裡已久的話全問出來。
「要不我們交換吧!」松本邊大口喝水還不忘送了個白眼給生田,「我願意將我收集的玩偶全都送給孤兒院小朋友,換我回刑事組,也不想和那個人一起做事。」

櫻井辦事確實很利索,什麼都能按計劃從容完成,說起話來嘴上不饒人,偵訊時擺張黑臉,再兇惡的歹徒都不敢造次,收拾嫌犯也是一招一式手到擒來,不知道這人有什麼缺點沒有...
看松本自顧自發著呆,生田舉起手在他面前揮了揮,繼續說著,「聽說他從以前身邊搭檔就一直是女性警官,每一個都是和他一起辦過了大案子,就覓得良緣結婚隱退了,你算起來還是他第一個同性搭檔,說不定...」
「喂~」像是猜到生田想說什麼,松本果決地打斷他,』隱退什麼的,才不會呢!』
生田被逗得笑彎了腰直不起身,這時房間外頭一個年輕工讀生急急忙忙跑進來,「警官,你們的電話直響個不停,怕是有急事。」

兩人一聽急忙起身往外頭走去,松本跟著跑了幾步,突然想到,自己大概不會有什麼急事,腳步便慢了下來,走到更衣室,聽著生田的對話似乎是有大案子要臨時動員。』還真有點兒懷念這種感覺呀。』

這時自己的電話也響了,螢幕上竟顯示櫻井已打了不少通電話給自己,猶疑著接起電話,「馬上到信息上的地點會合,要支援刑事組。」一貫的簡潔,也不給松本提問的機會,電話已經掛斷。
兩人要去的地點是相同的,看來是同個案子,松本已經被挑起興奮的神經。櫻井的指示很明確,松本在人群中很快找到會合地點,從櫻井手中接過通訊器材,跟著一起來到執勤點。

監視目標正在酒吧外講電話,兩人躲進一旁的暗巷中。櫻井將附有夜視功能的望遠鏡交給了松本,兩人一前一後靠著牆邊注視著目標人物屏息以待。


4

隔著一個街區,對街酒吧酒店櫛比鱗次,櫻井挑的地點是能清楚看見目標人物所在酒吧的斜對角暗巷,兩人就這麼靜默著監看了快一個小時。
本來這種勤務對松本來說也不算什麼,但偏偏早前才剛劇烈運動完,就這麼蹲點一個小時,腹中的飢餓感沒停過,身體也感到有些疲累,只是實在不想在櫻井面前示弱,心裡思量著該用什麼方法提提神。

正煩惱著,巷子另一頭突然傳來腳步聲,櫻井一個轉身,隻手劃過鬆本耳側撐在牆上,本就有些蹲低身子,松本稍稍仰起頭不明所以地看著櫻井,近在眼前的唇突然無限放大。
『被…被親了!!』松本瞪大了眼睛,楞了好幾秒鐘,』你...還閉眼!這是哪一招。』好不容易反應過來想要推開櫻井,對方卻已經從容地轉過身,繼續著監視任務,好像剛才什麼都沒發生。
「你剛幹嘛!」經過暗巷的人走遠後,松本毫不留情地給了前方的人一記肘擊,滿意地聽到對方一聲悶哼。
櫻井仍目不轉睛盡責地盯著目標,邊小聲回應。「那樣才不會惹人注目,反正這附近都是同志酒吧。」
「哦~」松本摸著自己的唇,』好像還有些溫度。』
這麼一鬧,松本正好也來了些精神。



不久後方再度傳來聲響,這次松本決定先發制人,迅速翻了個身,兩手撐在牆上,將櫻井圈在自己面前,他本就有些身高優勢,櫻井又伏低著身子,這次換對方有些訝異地睜著一雙圓眼,』哼,被佔了便宜怎麼也要討回來!』松本對自己佔了先機感到有些得意,親上去的時候力道卻沒控制好,讓自己的唇狠狠瞌上對方的牙,疼得想往後縮,卻被櫻井一把攫住後腦。

後方來的路人,見怪不怪地避開他們快步通過,暗巷再次剩下兩人。

「你....你竟然伸舌頭!!」不可思議地低聲喊道,無奈主動親上去的明明是自己,這讓松本急得有些跳腳。
櫻井自顧自地轉過身去若無其事地繼續盯著目標,冷靜地說。「你流血了。」
松本抿了抿嘴唇,還有淡淡的腥味,但更多的不屬於自己的味道,有些怔忡地伸手撫上剛才被親過的唇,周身突然昇起一股醞熱。



「喂~」身後的人一直沒有反應,櫻井回過頭搖了下發著呆的人,「目標移動了!」
「哦。」楞楞地跟著櫻井,周身的熱氣不知怎地直衝腦門,讓他完全無法集中精神,他們盯稍的目標似乎在躲避什麼追緝,也跑得急,松本和櫻井不能被對方發現,盡往牆角暗巷邊躲邊追。
目標拐了個彎,櫻井機警地停下腳步,身後的人卻來不及反應。

「誒,別…」來不及阻止,松本已經往前衝去。
櫻井一轉頭,果然後方出現了本是追著警方鎖定的人,眼看那人從懷裡掏出手槍,櫻井只來得及往松本身上撲去,兩人在槍響中滾做一堆。
開槍的人立刻發覺兩人是警察,放棄了目標人物,轉身往另一個方向逃去。

櫻井拉起領口就著耳麥向同事請求支援,準確地說明著雙方的行踨,臉上卻同時帶著無比痛苦的表情。

「你...你沒事吧!」松本看著櫻井的腳不斷滲出血,肯定是剛才撲救自己時中了一槍。

「怎麼可能沒事!!還不快去追,要是讓人跑了,你就準備做一輩子交通警察!」
松本雖然有點內疚,但櫻井的毒舌還是讓他忍不住送出了一記眼刀,然後手腳俐落地爬起身追賊去。


10.4更

5

松本腦中很快掃過一遍本區的地圖,拐過一個小巷,果然看到目標出現在前方,對方看到松本從後方追上,只得拚命往堆滿雜物的小巷子鑽,前方的物品被推得一一散落在地,對松本卻絲毫未造成阻礙,俐落地就著固定物品和牆邊一躍而過,愈追愈近,眼看只剩一步之差,松本起身往前撲去,輕鬆地把人壓制住,單手從後腰拿出手銬扣住對方,拉著耳麥報告自己的位置。

不多久,支援的警力便來到松本身旁。松本將人交給刑事組同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起身。生田從後頭走來,手搭上松本的肩,「身手還是一如既往地俐落呢!我看boss把你調走應該很快要後悔了,你要回刑事組指日可待。」

生田的話句句說進自己心裡,松本聽得一臉愉悅,摸摸鼻子掩飾著笑意。
「聽說櫻井前輩中了槍耶。」兩人並著肩往集合點走去,生田用有些意外的口吻說著。「這種事好像還是第一次發生...」

『對後,於情於理都要去關心他一下。』松本想著。


找到櫻井時人正坐在救護車的後頭,醫謢人員已經離開。
看著他腳上包紮的傷口,松本有些內疚,正想要說些什麼,櫻井看了眼松本身後突然說,「我想喝水。」
「はあ?」
「去幫我買水。」
「那裡不是有。」松本指了指櫻井身旁,對於櫻井沒來由指使自己,只覺得莫名奇妙。
「我不要那種。」
「……」
「咖啡,那我要咖啡。」松本咬了咬下唇,把氣憋回心裡,轉身離開。

走了幾步,想了想還是問清楚他要哪種,免得來來回回跑。

才繞回車子旁,就聽到有人說話。
「你是在生活課安逸太久了吧!」
松本從車窗縫隙望過去,說話的人似是警署裡的大boss,櫻井正撐著傷站起身抬手向對方敬禮。

「...看來要多讓你出點任務再磨練磨練。」說著擺了擺手讓櫻井坐下。

面對boss的調侃,櫻井只納納地乾笑了幾聲。



「松本君怎麼樣?你們倆合作還行吧。」
松本聽他們談到自己,心想如果櫻井答說倆人合不來,自己會不會真的被調到交通課。

耳機裡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櫻井的答話他因此沒聽清,只見boss拍了拍櫻井的肩,便跟著一個來叫他的警員走了。

若櫻井真要把帳算自己頭上,也只好認了,輕嘆了口氣,走回到車廂後方,櫻井看他兩手空空,問著,「咖啡呢?」松本心想』你只不過想支開我,也不是真的想喝什麼咖啡』。瞪了他一眼,拿過一旁的水瓶,塞進櫻井手裡,「喝你的水,受了傷就別喝刺激的東西。」
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櫻井措愕地看著松本留給他的背影,思緒有些複雜。





櫻井怎麼說也算是個大前輩,在警署裡備受尊祟,偏偏遇上松本,打一見面心血來潮逗得他炸毛開始,說話便是你啊我的沒大沒小,對著櫻井全不知敬語為何物,相處起來更是一副』要打架嗎?誰怕誰,我可不會輸給你』的氣勢。

櫻井清楚知道大boss將松本安排給他的用意,剛開始要試探對方底限,明著暗著往死裡踩,本來松本就是個大家寵著的天之驕子,對人也很親和,反常行為就只針對櫻井一人,久而久之櫻井竟萌生出一種自己在他心裡是獨一無二的錯覺,便更加肆無忌憚地逗著松本,而且竟然還欣賞起松本對他噘著嘴瞪眼的模樣。





-TBC-



這是一個愛他就要捉弄他的概念



6-8

评论(7)
热度(103)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