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ACE Partner 9~12

1-5

6-8




9


晚上生田剛來到約定的老地方,松本就熱情的上前拉纏住他,「斗真,你終於來了,等你好久喔,你遲到,先喝3杯!」

邊說著邊想要拿起酒瓶杯子倒酒,視線卻對不到焦距,手空揮了幾下幸好沒碰到酒瓶,二宮趕忙將桌上的易碎物品全移開。
生田扶著站都站不穩的松本,疑惑地問二宮。「松潤怎麼了?心情這麼好,就算是你回來,也開心過頭了吧。」

二宮一臉無可奈何,「他高興可不是因為我。」語氣泛出淡淡的酸味。

坐下之後松本索性整個人趴到生田身上,「斗真,我告訴你哦,我跟著櫻井前輩辦一個大案子喔~~~」松本說著手邊大動作比劃著,生田小心閃躲著,邊努力想制住松本。

但二宮一聽到松本的話,不知哪來的力氣,馬上將人從生田身上拉起,用力搖了幾下,松本瞇著眼看著二宮,「nino,是很厲害的案子對不對!」

「好了好了,我叫車送你回家。」
「誒?我才剛來耶。」松本喝醉耍賴並不稀奇,生田反而奇怪著二宮的舉動。
「就是,你遲到了,快喝!」
掙脫了二宮,松本再次撲到生田身上,嘴裡還喃喃唸著”快喝,喝~”,然後漸漸地不省人事,睡了過去。

「睡一下也好,睡著比醉著好解決,要送他我還不一定抬得動。」二宮搖了搖頭,這人喝醉之後的麻煩勁,還真是一點沒變。
松本原來就已經一個星期沒睡好,加上心情極好,和二宮來到店裡才坐定,東西沒吃幾口,就灌了不少酒,因此醉得很快,倒下去更是一下便睡得深沈。

在一旁安置好松本,兩人這才吃起東西喝酒聊天。


二宮和松本本就熟識,進了警校後才認識生田,他和松本兩人不打不相識,因一場衝突成為莫逆,之後三人便經常膩在一起。畢業後雖各自在不同單位任職,但有空時仍常聚在一起。

「剛剛松潤說他和櫻井前輩在辦什麼案子?」
「斗真,有些事不是刻意要瞞你,你知道的,我們辦的案子有分機密等級。」

生田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馬上把話題轉到別處,「你這麼不愛出門的人,該不會到了美國這麼長時間,閒暇時都待在家裡頭打電動吧!」

「我可是把所有在日本買不到的遊戲玩了一輪,而且全都破關了呢!」生田看二宮說的得意,也不好意思潑他冷水,這個人真是走到哪都帶著對遊戲的熱情。

兩人許久未見,多的是聊不完的話題,二宮雖然心情很不錯,但還是有所節制,他不似生田和松本,興緻一來總不管不顧地喝,還想著得有人送酒醉的人回家。

坐在計程車上,二宮看著兩個好友,忍不住心裡小小抱怨著,’這究竟是幫誰接風呀。’
生田還只八分醉,能夠自己回家,看著他安全進家門,接著才送松本。車子停在巷子口,想著松本睡了那麼久,也該要清醒了,怎知叫了松本醒是醒了卻仍醉著,耍賴著不肯下車,直說著還要喝,二宮拉不住也抬不動松本,只能努力哄著松本,同時心裡懊悔著,’早知道就先留下斗真了。’

二宮看著司機露出尷尬與無奈,就在司機決定先找個地方停好車來幫忙而正要關上門時,二宮聽見有人出聲叫了自己。

「Nino?」喊他的人正是櫻井,彷彿看到汪洋中的浮木,二宮馬上拉著櫻井一起幫忙解決這個大麻煩。

一起將人放到房間,看二宮準備幫松本簡單換洗,櫻井便回到客廳等待。從沒了解過松本的私生活,這還是第一次見識到松本喝醉的樣子,第一次進到松本家,以單身男子來說,佈置得有些華麗,一如主人華麗麗的臉顏,屋子收拾得乾淨整齊,看得出生活習慣很好,或者...有相當程度的潔癖。

過了一會兒,二宮走出來,主人般地招呼著櫻井,幫他倒了杯水,自己則躺進了沙發,累得不想再動。

兩人尷尬的沈默著,不知該說公事好還是私事,好一會兒,二宮才開口,「你才剛回來,就加班這麼晚?」

「有些事得盡快處理,對了,阪本前輩晚上和我連絡,說明天就會到警署裡。」



10

櫻井口中的阪本前輩,大了他們許多屆,年輕時被延攬進了國際刑警組織,做了幾十年的調查工作,在這方面已是十分上手。

櫻井則是在一年前以借調的方式協助調查一起大型跨國販毒集團的案子,由於案子牽涉太廣,櫻井雖然能力很好,卻也開始有些力不從心。要給櫻井找個新的搭擋,boss一下子便想到了松本,兩人實力都很堅強,櫻井個性一向沈著冷靜,大boss對於他能否制得住有些過於衝動的松本很是樂見其成。


下午時松本在偵訊室裡聽完櫻井述說原由,愈聽心裡愈是興奮莫名,大概是從眨職的地獄一下了解到事情的真相。既然如願做了刑警,松本自然想發揮自己的實力,為社會安定有所貢獻,這下知道自己要對付的是大型犯罪組織,當然是磨拳擦掌,等著一展長才。

松本還自顧自興奮地想著自己遠大的抱負,一旁二宮和櫻井已經談論起案子的進展。

「那個錶型錄像器,畫質還不夠好,我會再做修正,不過分析出來的影像,與照片媒合度達90%以上,幾乎可以確定他就是克里斯。」

松本看了看二宮拿出來的照片,上頭是他和櫻井去大阪時在酒吧和他們跟蹤目標見面的人。’這位是?’用眼神向櫻井詢問著。

「克里斯是美日混血兒,專門為他們集團開發客源,和各地的組織關係都很好,主要活動範圍在美國東岸,原本是一頭褐髮,被國際刑警盯上以後,染了黑髮,換了個造型回到日本,沈潛了一陣子,最近又開始活動。」

「確認了身份,就要從他身上下手,不過他警覺性很高,要接近他不容易,若不是認識很多年,大概能從他那裡得到的資訊都不會太重要。」

又談了一會兒,沒有其他結論,櫻井表示還需要向上頭回報,才能有進一步的指示,二宮看看下班時間也差不多了,便和松本一起離開。



===


松本一夜好眠,起床時並沒有宿醉的情形,看到二宮留在紙條旁的止痛藥,想著’這也太小看我了。’但接著仔細看了紙條的內容,”你又欠了你搭擋一筆!”
對於前晚的事沒有一點印象,昨晚不是和生田一起喝酒?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想不透怎會和櫻井扯上關係,松本這才感覺到頭開始痛了起來。


來到辦公室,同事轉達櫻井請他到會議室,敲了門進去,發現二宮也在,此外還有一個他不認識的人。

「這位是板本前輩,在國際刑警組織工作,這是松本...」櫻井為他們介紹著,阪本伸出手握住松本,邊接過櫻井的話。

「署長給我看過你的資料,能力很好,非常厲害呢。」松本被讚得有些害羞,對這位前輩一下子生出120分的好感。


「剛剛說到這個克里斯,有個癖好,大概是我們唯一能夠接近他的地方。」

「他每天都會固定去一間咖啡店,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用電腦整理一些資料,連絡一些事情。但我們猜想他在那裡處理的應該都不會是太重要的事。」

「只去同一家?為什麼非要去那間咖啡店?」松本提出疑問。

阪本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接著解釋,「那是一間”女僕”咖啡店,根據我們的觀察,他時常對服務生毛手毛腳,那是唯一可以近距離接近他的機會。」

「所以我們要找個女人引誘他,然後再趁機套話?」這招數也太老套了吧,不是說這個克里斯很機靈?


「那間女僕店比較特別,裡頭都是偽娘...」櫻井還沒說完,松本已經瞪大了眼不可置信,這人的癖好還真特別。

「也不用趁機套話,只要接近他,找機會把”這個東西”貼到他身上就行了。」二宮看松本滿臉驚恐,一付已經被賣走了的樣子,趕緊解釋,不過這解釋並沒有安慰到多少,說起來還是得有人扮女僕去出這任務。


二宮繼續解釋著手裡的”這個東西”,是一塊只有指節大小的薄膜,上面有2條細線,是最新型的收發器,「只要先粘著在自己手上,在碰到對方時,輕輕粘到對方身上就行了,這是貼合肌膚的人造皮材質,若他沒特別戳掉,粘著力大概可以維持2~3天。」

松本拿起”收發器”端詳著,覺得現在科技真是厲害,那天櫻井用戴錶的手無比僵硬搭著他的肩,原來還是有目的的。

阪本看了看錶,「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先去店裡吧。」

二宮一臉遺憾地看著他們出門,這扮女僕的人九成九是松本,是不是傳個簡訊請櫻井記得拍照呢!


==


三人來到店裡,目標已經一如往常坐在固定的坐位上了,依照以往的經驗,他除了點一次單,還會留意著店裡所有服務生,喜歡的話便會找盡各種理由叫”她”們過去。
和店裡的人打過招呼,來到休息室準備,阪本將手裡的提袋晃到2人面前,裡頭是一整套黑白素色蕾絲邊女僕裝,還有一雙高跟鞋。

松本和櫻井的身材差不多,誰穿他都沒意見,只是舉得手都發痠了,兩人還僵在那兒。

「當然是由你去,我可是前....」

「少拿前輩身份來壓我,我們是搭擋,做一樣的事。」
「猜拳,猜拳最公平了,願賭服輸。」松本完全不妥協地伸出拳頭。

櫻井心裡突然浮現一股不好的預感。

果然當松本握著拳擺出勝利的姿勢時,櫻井懊悔得只想剁了自己那隻出剪子的手。
松本拍了拍櫻井作勢安慰他,「前輩!這可是為了工作~」很難得能夠看到櫻井如此,松本簡直樂得閤不攏嘴。


但沒想到櫻井心不甘情不願地換好裝走出來時,阪本和松本都被他的模樣給驚豔到。

大概是豁出去了,櫻井帶著淺淺的微笑,以撫媚的姿態慢慢走向他們。
雖然穿著高跟鞋走路,身形卻自然到看不出破綻,松本都要以為他平時裡是不是就有cosplay的癖好了。

「你這樣看著我,我會以為你愛上我了。」櫻井走到松本面前彎下腰伸手輕輕撫過他的面頰,送給他一個嬌媚的笑容。
松本還來不及回應,阪本先站起身伸手輕敲了一下還在胡鬧的櫻井,「行了,很專業,別玩了,過來戴裝備。」

櫻井轉過身後,松本發現自己竟然紅了臉,心跳也跳得極不正常。


12.07更


11



櫻井一出現便成功吸引了克里斯的目光,視線完全繞著櫻井打轉,拿起水杯一口氣喝光,著急著想找機會把人叫到身前,卻總有離他最近的服務生幫他加水,櫻井在另一頭幫顧客點單,還沒能夠到目標身旁。
這邊盯著他的克里斯已經猛地灌下了幾杯水,有些心浮氣燥,收起水杯,怒瞪著一直來幫他倒水的服務生,只嚇得對方趕緊離他遠遠的。

「這個克里斯看來脾氣不怎麼好。」在休息室裡監看著的松本看到這情況不自覺有些擔憂。
「這樣很好,他愈心急,愈好下手。」阪本也盯著螢幕,尋思著櫻井能下手的契機。

好不容易櫻井從他身旁經過,克里斯沒出聲叫喚,直接伸手摸了櫻井一把。松本心想若是換做自己肯定立刻一拳揮過去,也真虧櫻井忍得住。

咬了咬牙櫻井回頭送了對方一個硬擠出來的笑容,克里斯指了指眼前的空水杯,櫻井往前走了2步突然崴了腳直接撲到對方身上,水灑了對方一身。吵鬧聲驚動店長過來關切,和櫻井一起拿著手巾手忙腳亂地幫對方擦拭。

松本看著這情形,很擔心對方脾氣一來,會對櫻井不利。
只有阪本注意到收發器已在手忙腳亂間粘上了對方後頸,向松本比了一個任務成功的手勢。

就在2人收起手巾躬身道歉時,克里斯突然狠狠抓起櫻井右手,櫻井本能地想反抗,只一瞬間便反應很快地放軟手臂,裝出受痛的樣子。
克里斯一手抓著櫻井,一手往後頸摸去,兩眼直勾勾盯著櫻井看。
休息室裡的松本看到這情形,很快抄起身上的手槍,若櫻井受到威脅,隨時準備要衝出來救他。

對峙了半响,只聽得對方開口,「這麼笨手笨腳可不行啊!」摸著後頸的手轉而一把摟住櫻井的腰,櫻井原本一顆心都要從喉嚨裡嘣出來,在心裡鬆了一口氣,猝不及防被拉往對方懷裡。
「這位客人,請不要這樣。」在櫻井有動作之前店長便上前將人從克里斯身前拉開,指示櫻井快點離開,自己則應付著客人。


櫻井回到休息室,馬上進到更衣室將衣服換下,一直黑著臉不說話,回局裡的路上就連阪本都不敢和他搭話。

二宮整理著監聽設備,聽到扮女裝的竟然不是松本,對於事情的發展和兩人的關係真是愈來愈看不明白。

==

雖然已經成功監聽目標,但為了不讓對方起疑,同時也方便下次還有機會下手,櫻井仍不時地要在店裡露臉,松本身為搭擋也必須跟著掩護櫻井。
只是每次松本看著克里斯對櫻井毛手毛腳,總是打心底湧起一股異樣的情緒,若不是必須監看著保證櫻井的安全,他真想眼不見為淨。

出了幾天任務,櫻井似乎適應了些,能自然應對客人,還會和松本開開玩笑。
櫻井換上制服後盡職的演出常讓松本目瞪口呆,然而一換下衣服就瞬間切換回那個會欺負他的毒舌前輩。

那種反差讓松本忍不住覺得這人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的開關,又或是那套衣服有什麼魔咒,一穿上就會變了個人。

櫻井進到休息室,看到松本帶著認真的表情端詳著自己換下的女僕裝。

「怎麼?想試試?」
「才沒有呢,這個我扮不來。」
「那不一定,沒試過怎麼知道。」
「我可不像前輩那麼有潛力,有著能吸引對方目光的魅力。」
「這是稱讚?該不是真的愛上我了?」察覺到松本紅了臉,櫻井故意調侃他。
原以為松本會和自己鬥上嘴,怎知他只是無言地轉過身去收拾東西,這倒讓櫻井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12.12更

12


幾天的監聽結果發現克里斯很頻繁地和一個叫做高橋的人連繫,2人似是近期才接上線,克里斯言談間都在確認對方底細。
兩人見了幾次面,克里斯很謹慎地調查著高橋所接觸的人。

阪本在日本這方面,主要是透過克里斯成功找到買家,再回溯上游進貨源頭,希望能追查到整個販毒集團的核心。
克里斯的組織希望分食東京這塊大餅,以克里斯的手腕,應是輕而易舉可以打入,順利開拓客源。

只是當櫻井聽到高橋這個名字時微微變了臉色,「我沒認錯的話,高橋是刑事局緝毒組養的線人。」

「那表示他和警方有機會接觸?」
阪本聽了之後面露擔憂,萬一這點被克里斯查了出來,肯定會錯失這次機會。若他一直沒能出貨,便查不到集團裡和他接觸更高層級的人。

向boss報備後櫻井和松本參與了緝毒組高層的會議,國際刑警調查的部份是機密,並沒有公開,但刑事局這裡也同樣追到了克里斯這條線。

「我們需要一個面生的人去和高橋接觸。」這是會議中的提案。
「我去吧,反正他們沒見過我。」緝毒組高層大部份都是警界資深的前輩,很容易被查到背景,松本便自告奮勇地擔下這責任。


「我反對!」幾乎在松本松本話音一落的瞬間,櫻井隨即大聲表示不贊同。

「你有什麼好反對的!」
「就憑我是你搭擋,我有責任保護你。」
「笑話!我為什麼要你保護,再說,接受局裡的任務本來就天經地義。」
「那要看任務的內容,這太危險。」

太危險??去接觸一個警方的線人太危險?
「櫻井翔,你到底是瞧不起我還怎麼的。」

兩人吵得很投入,忘了正在開會,幾十雙眼睛全盯著他們。
直到主持會議的課長作勢咳了幾聲,2人才停止了爭吵。

然而之後櫻井也提不出更令人信服的反對理由,由松本去和高橋接線這事便成了會議結論。


松本拿著高橋的資料和櫻井一起走出會議室,對方臉上一直帶著擔憂的神色。

「和高橋連繫的話,你自己小心一點,我不能露面,只能暗中掩護你。」櫻井有些語重心長的說著。
「…」松本很少看他這麼說話,看著並不像是瞧不起自己的能力,心裡的怒氣平復了些,卻也想不明白他如此反對自己接這任務的理由,只低低的應了聲,「知道了。」


-TBC-


13-16


评论(10)
热度(60)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