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Winter Sweet 2

原來有這麼方便的功能~

我到底為何每次都要發2篇

 


 
 

[翔潤]Rosa Multiflora: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Aibaba生日快樂!(雖然內文完全無關,而且還過期>"<)~


第二發仍然很短,先預警,避免同上篇停得措手不及(◞‸◟)
大家要認真上班嘿~ 

    

by聖誕節沒放假的工作汪






依然持續徵求甜梗~~


[2]




看到小混混們被拽出了商店街,店主鄰居們再度走進松本家的店,圍著坐在裡頭的松本一家,大家看著櫻井和他們的互動都是滿臉的問號,卻又沒人敢先提出疑問。


倒是松本鬆了一大口氣,證明了只是小混混冒充櫻井會,有些怨懟地對父親說,「一開始來收錢時怎麼不講呢?」

「我們就想說...別的地方也是這樣,那金額既不大,又是繳給...自己人,沒造成太大困擾就算了。」

櫻井聽了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還有多少地方有這種事正在發生,回去得派人好好去查一查才行。


………

一陣靜默,突然察覺到周圍的異樣眼光,松本爸爸才猛然驚覺櫻井特別的身份,急忙向大家解釋。


「...這位櫻井會的會長,是小潤的朋友,很照顧我們一家。」

聽到介紹櫻井站起身和長輩們正式地打招呼,「整件事是個誤會,我們會裡不收保護費的,以後這裡我也不會讓這種事發生,大家可以放心的做生意。」


本來誰也沒想到在心裡惡名昭彰的黑道組織,會長本人竟是如此溫文儒雅,雖然有些不敢相信,但事情確實也圓滿解決了,回過神來個個想著要答謝櫻井,回到自家店裡,吃的用的一股腦往松本家送來。



櫻井忙著應付街坊鄰居的熱情,想向松本求助時,發現他已經退出鄰居們圍住的小圈圈,向自己露出一個淘氣的笑容。



松本在這條商店街人氣很高,平時自己來看看爸媽,受著這樣的待遇的可是自己,但若說是心裡吃醋倒也一點酸意也沒有。


只是看著櫻井對於鄰居們的熱情,有些應付不來的迥迫模樣,在一旁小小地幸災樂禍,自己認識的櫻井會長待人處事總是游刅有餘的從容,難得如此困窘的樣子看著竟也覺得有些可愛,便理所當然地見死不救。




===



六道店長一直沒離開過,打從一開始就對櫻井充滿敵意,即使事情解決了,心裡還是梗著根刺,極不痛快。

「六道哥…」松本來到他身邊扯了下失了神的人說著,「去你店裡看看?」

一回神便看到一雙水亮的眼睛盯著自己看,六道揚起笑容點了點頭。



「可惜了這些巧克力…」「這個好漂亮啊,一定很好吃。」

許多精緻又漂亮的巧克力散落在地上,有些被踩壞的仍可以看得出當初是被用心地做出來的。

松本幫著收拾被砸毀的店面,一邊感嘆著,以往他一出現,六道店長都會開心地拿著新研發的巧克力給他品嘗,最後也會讓他帶走滿滿一盒的巧克力。



「要是你學會了,也能做得出來的。」

松本一直說著要來學做巧克力,倒不是隨便敷衍說說而已,幾次他拿回家的巧克力,櫻井都吃得很開心,看著他滿足的樣子,松本早就想要來學學這一門技藝了,怎知一直挪不出時間。


「現在花店生意穩定了,我一定找時間來學。」

「可別食言了喔。」六道語氣溫和地說著,順手夾了一些仍在櫃子裡完好的巧克力,裝了滿滿一盒遞給松本。

「不留著明天做生意嗎?」

「明天店還開不成,有些器具要重新準備,順便也好好休息一兩天。」

於是想著櫻井看到巧克力的樣子,松本開心地收下了禮物。








====



聖誕節將至,松本的花店已經忙了一個多月,他不只賣花送花,還兼簡單的場地佈置,即使櫻井又多讓幾個會裡的人來幫他,仍忙得焦頭爛額,甚至有時櫻井得要等他半天才到他能休息的時間。

有次他累得倒頭就睡,昏昏沈沈中似乎聽到櫻井抱怨地說,早知道不讓自己開什麼花店,至於是真實的還是做了夢,還沒時間思考就沈沈睡去。


兩人好不容易一起吃頓晚餐,松本心裡內疚沒能好好陪他,承諾著說,「忙完這一陣子,節日過了就會好些了。」

櫻井提起關於聖誕夜,難得嚴肅表示,無論如何,那一晚可不能再工作了,松本當然愉快地應了下來。



走在東京街頭,整個城市金黃綠葉紅花,雖然這天天氣晴朗少了那一點白,氛圍仍是滿滿的耶誕氣息。

松本心想若不是兩人都如此忙碌,也許能一起上街逛逛感受過節的氣氛,想著想著走進了一旁的小商場,看著琳瑯滿目的耶誕商品,用最短的時間買了一雙一眼看上就非常喜歡的手套。

街頭的大螢幕上可愛的氣象主播正預告著今天稍晚會變天的消息,松本想著也許明天會是個白色耶誕,那麼櫻井馬上就能用上這個紅紫兩色相織的手套。



將訂單截止在24號當日中午,送出店裡所有花材,清理完店面之後,松本讓會裡的人提早回去過節,自己則和翔子媽媽計劃著豐盛的聖誕大餐。





櫻井不知道松本和母親下午就已經回到家,自己也是忙到晚餐時間才得以休息,一進到餐廳,看到滿桌子的豐盛菜餚驚喜不已。

「我們讓吉田放假了,今晚就只有我們3個人。」松本端上最後一盤菜走進餐廳邊笑著說。


吃完一頓溫馨的晚餐,然後坐到客廳吃著蛋糕喝著茶,聊著這幾日店裡發生的趣事,這樣平常的過節,讓翔子媽媽的笑容整晚幸福地綻放著,覺得什麼禮物都比不上家人的陪伴。

然而當她晚上回到房間看到桌上松本和櫻井為她準備的禮物時,還是感動得哭了。




看母親已經有些疲累,差不多該休息了,櫻井此時藉口離開一會兒,請媽媽累了就先回房,不用再等他。

兩人又聊了一下,松本看時間不早,和翔子媽媽道了晚安自己也就回房間去了。


拿出一直放在廚房的禮物,小心地藏在背後,來到自己房間。

一進房就發現簷廊向著庭院一側的門沒關好,一陣冷風吹進來,心想果然變天了呢,庭院裡只有石燈籠裡的一盞小燈,未免少了些過節氣氛,松本想著是不是明天有空的話在樹上掛些裝飾的燈,今晚會裡的人都不在,還是小心為上。將門牢牢鎖好,轉身拉開房門很快地躲進溫暖的房間。

意外地櫻井並不在裡面,松本有些納悶,想他大概去了書房,怎知等自己洗完了舒服的澡,櫻井仍然沒進房間,”不是說今晚不能工作的嘛,自己都食言。”自言自語地抱怨了一下,拿著禮物準備去逮人。


忽然聽到門外一聲詭異的撞擊聲,似乎是從庭院傳來的,松本心裡有些害怕,千萬別要是有人闖進來,放下手中的禮物,全神警戒著開了房門,只看到簷廊外的窗子映出一個人影。

再仔細定晴一看...「聖..誕..老人??」

「哈~~啾~~」


聲音悶悶的,對松本來說卻再熟悉不過,趕緊上前拉開上鎖的門。

他的櫻井會長此刻穿著整套的聖誕老人裝扮,鼻子凍得紅通通的,側過了頭直打噴啑,臉上的白鬍子歪斜地掛在下巴。

松本趕緊拉著櫻井進門,果然手也凍成了冰。將門拉上,兩人就坐在廊下。

「你....怎麼...」剛洗完澡的松本全身散著熱氣還暖呼呼的,有些用力地搓著櫻井凍僵的手,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人。

「想給你一個...驚喜」櫻井還有些顫抖。


松本看著櫻井實在心疼又好笑,「生病了怎麼辦!」

「聖誕老人不都從煙囪進來的嘛,我們沒有壁爐,我想從門外進來...」

為了掩飾自己無法抑制的激動情緒,松本一下吻上了櫻井,恣意交纏之際,櫻井冰涼的臉上突然感覺暖暖的溫度,雖捨不得仍輕輕拉開了和松本的距離。


哄小孩似地說,「怎麼哭了,你看,我有禮物的喔。」

松本這才發現櫻井整套衣服裝備齊全,身後還有一個布袋,禮物包得很大,但等他拆開一看,竟是非常眼熟的一雙手套。


在心裡暖暖一笑,站起身拉著櫻井到房間內,送出自己準備的禮物。

兩人一起戴上時都開心的笑了。




=====


「明明袋子裡有手套,為什麼不拿出來戴。」

「那是你的禮物,我怕弄髒呀。」



「...反正最後一定搞不清楚哪一隻是誰的。」




-tbc

    


    

很想寫甜甜的聖誕夜,力不從心~(跪

    
  
评论(4)
热度(67)
  1. lala ♡ SJRosa Multiflora 转载了此文字
    原來有這麼方便的功能~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