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遇見小王子

原定的生賀

「謝謝一月 」最後一刻  勉勉強強


寫成了流水帳   最近寫文很沒fu 有機會再修正看看

(看了昨天的嵐にしやがれ實在好想填完 Ace partner,可是文力已離開我)

就是要說一下小潤靠在牆上和sho醬的小跳步實在萌翻~




==

年齡差

=======






早上出門時還微微露臉的陽光,已不見蹤影。

花了幾天心力準備好提出的企畫,又一次被主管否決,櫻井的心情就如同此刻的天空滿載著沈重烏雲。




父親是外交政務高官,在這個世襲的年代,身為長子的他生下來就被安排好了出路,從小到大他也沒讓父親失望,循著正軌一路走到了大學畢業,卻在父親幫他安排好就職的前夕,先斬後奏的提出他已經找到了一份自己理想中的工作。

22歲的他名校畢業後第一次違抗父親的安排考進了電視台,希望能做一個走在事件的最前端,挖掘真相,維護社會正義的專業記者,但這麼做的結果就是和父親大吵一架收拾包袱離開家裡獨自生活。

面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攔著自己的母親,他只能拍拍她的肩保證自己能夠自立自強。



然而高官父親的背景太雄厚,主管不知是受命刻意刁難,還是想看他笑話的心態,他一到職就畫了塊大餅給他,讓他自由選擇有興趣的組別,也讓他自己提出企畫案,看似給了他莫大的發揮空間,但他所提的企畫目前為止沒有一個被接受。



站在電視台大樓外發了一會兒呆,很快下了個決心,去了趟時常光顧的超市,看著剛才精心挑選的雙倍份量豪華便當,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重新振作起精神,準備回去再好好擬一份企劃,這次絕對要讓主管點頭。

--


櫻井住的公寓還算幽靜,離得近的不是劇場就是音樂廳,少了商業味道多了些文藝氣息,這是母親堅持給他租下的,本來選定的是更高級的地段,但是櫻井說什麼也不肯,爭執到最後兩人各讓了一步,母親沒讓他住得太寒酸,他也同意選了一個雖然沒有警衛但至少出入口有門禁管制的公寓。




才搬來沒太久,鄰居們還在慢慢認識中,只要見面櫻井都會親切地招呼並記住對方的面孔。

迎面走來的女士向櫻井露出熱情的笑容,「您好。」櫻井禮貌的回應,這是上星期見過一次的佐藤太太。 



思緒轉回手上的便當,抬頭看天色又暗了幾分,櫻井稍稍加快腳步,就在接近公寓時,發現公寓門口的石墩後頭,有個毛茸茸會動的”東西”,漸漸靠近,那個’東西’突然轉了過來,兩雙大眼同時盯著對方。


“是個小男孩?!”看起來大約8,9歲。

“有點瘦弱,不過眼睛還真大,好像一只昆蟲......是鄰居家的小孩吧。”

秉持著要多認識且和鄰居和睦相處的原則,櫻井走上前和小男孩搭話。

「小朋友,你住這裡嗎?爸爸媽媽呢?」櫻井微彎下腰和男孩平視,親切地詢問著。

對方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直直盯著櫻井。

「是不是被鎖在門外了?」

繼續詢問著,但小男孩仍然沒任何反應。

男孩只靜靜地站著,櫻井陪在小男孩身旁一起等了好一會兒,卻再沒有人經過,覺得好像應該把人送到警局,於是提議,「我帶你去找警察叔叔好嗎?」



小男孩楞了一下,小聲的回了一個單詞「いやだ。」

櫻井有些沒聽清,伸手想拉對方,沒想到小男孩起了很大的反應,推開靠過來的櫻井,小拳頭盡往身前的人搥打去,不停重覆著「いやだ。。。いやだ。。。いやだ。。。」

力氣還不小,但抿起嘴忍著淚一臉倔強的樣子看起來非常惹人憐。


這時佐藤太太似乎忘了什麼而折回來,有些託異地看著他們兩個人,櫻井露出一臉尷尬的神色。

「原來你是在這裡等哥哥啊,」看來稍早前佐藤太太走出公寓時就和小男孩搭過話了。

「哥哥要好好照顧弟弟,不能欺負他喔,讓他等了這麼久難怪要生氣了。」

「阿姨這裡有糖果,你拿著吃,別生哥哥的氣了,快進去吧,外面冷。」

佐藤太太很好心把兩人一起推進公寓入口門廳內,走到信箱取出小包裏,再度出門時經過兩人身旁還摸了摸小男孩的頭才笑著離開。





完全來不及解釋兩人的”兄弟關係”,看著佐藤太太趕著時間快步走遠,櫻井這才回頭打量小男孩。

見他穿著頗為正式,熨燙整齊的襯衫和西裝褲,領口別了一個小領結,套著一件針織背心,大概還有一件落在某處的西裝外套。


自己小時候被帶去藝文場所也會被這麼打扮,看起來就是準備要去看表演的。




「你...住這裡的嗎?要在這裡等爸爸或媽媽?」

對方還是不願意回答,無奈之下櫻井決定放棄,用試探的口氣說「那我要走囉,我要回家了。」

作勢要離開,每走兩步就回頭望一次,每次都發現小男孩睜著無辜的大眼直盯著自己,眼神沒移開過,卻也沒有任何其他動作。

最後櫻井狠下心才進了電梯。



在自家門口猶豫了半天,越想越不對。

那小男孩若說是走失的,沒有一絲慌張的樣子,以他的年紀似乎有些鎮定過了頭。

而他身上衣料的質感全都價值不菲,真要推敲起來,應該會住在更高級的地方。



正思索著,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櫻井想著小男孩看來瘦弱,身上的衣著待在入口大廳也太過單薄,把人這麼丟著,實在不放心。

回到大廳,只看到小男孩仍站在原地,手裡緊握著佐藤給的糖果,望著外頭的雨,身體微微顫抖著。



走到小男孩身旁,蹲下身和他平視,雙手搭上男孩的肩,「我還是送你去警局吧!」一說到警局,小男孩又激動了起來。用力推著櫻井「いやだ。。。いやだ。。。いやだ。。。」

強烈的反彈弄得櫻井有些不知所措,另一邊的電梯走出來了一個櫻井還沒見過的鄰居,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他們,櫻井只得拉住小男孩,一手抵在唇邊慌張地說,「噓,不去了不去了,噓,你別激動。」

盡力安撫著對方,櫻井無奈想著,’這樣很容易被人家誤以為我是惡意拐騙小孩的人。’


對方開門出去時吹進來一陣冷風,讓小男孩又打了一個冷顫,櫻井有些不捨,「你不想去找警察,那先跟我回家,再想辦法連絡你父母好嗎?」



小男孩仍然沒有反應,對櫻井的話似懂非懂,但在櫻井往電梯走去時,倒是乖乖跟了上去。





一推開門,櫻井就開始忙著收拾幾雙散落在玄關的鞋。

小男孩只得呆站一旁,眼神打量著屋內,對方雖是個小孩,但那有些嚴厲的表情讓櫻井不好意思地解釋著,「最近比較忙,沒時間整理房子。」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櫻井覺得對方露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


將室內溫度調得比平常高一些,招待小男孩坐到剛清開兩個位置的餐桌前。


‘坐姿很端正,看來家教非常好。’櫻井在心裡讚許著。

「喝牛奶好不好。」

看小男孩微微點下頭,櫻井便走進廚房裡準備,順便熱了熱自己那個早已冷掉的豪華便當。



把熱牛奶放到小男孩面前,櫻井做了自我介紹。

「我是櫻井翔。」

「翔。」小男孩這次倒是很快地開口,接上尾音跟著念出櫻井的名子。

「要叫翔哥哥!」櫻井糾正他。

「翔。」

「翔哥哥~」

「翔。」

‘算了~’小男孩意外的執著,櫻井也就不堅持了,


「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小男孩楞了會兒,才開口,「潤。」

「你叫做潤?姓呢?姓什麼?」

「潤。」

櫻井微微皺了下眉頭,舉雙手作投降狀,「好,就叫你潤。趕快喝吧,牛奶要冷了。」



潤緩緩拿起杯子的動作,端莊地有些過於成熟,完全不符合他的年紀,但似乎是餓著了,一下將牛奶全喝光。

看得櫻井也感覺肚子餓了,想起微波爐裡的晚餐,總不好自己一個人吃,分盛了一盤放在潤的面前,只不過自己忙乎半天擺盤的審美,好像又被嫌棄了。


即使如此肚子還是最誠實的,潤只猶豫了一下,便拿起湯匙優雅地吃了起來。

是優雅沒錯,看得櫻井有些目瞪口呆,自己小時候也被教過吃飯要規矩,不能說話,不過看對方好像連一口飯要盛多少要咬幾口才能吞下都數過了似的。

“是在什麼樣的家庭長大的呢?”櫻井有些好奇了,但對方一臉吃飯時不要說話的神情,讓櫻井只得乖乖吃著自己眼前的食物。


吃完飯後,櫻井拿出原本是宵夜的慕斯蛋糕,潤也沒有拒絕,但櫻井用盡了各種問法,潤就是不願意說出自己的事情。



「你不回家,爸爸媽媽一定會擔心的 …」


看著乖乖坐在電視機前的潤,實在猜不透這麼好的孩子怎麼會任性地離家出走,他的言行舉止又和一般孩子很不同,是不是家裡給了太大壓力。

在心裡胡亂猜想著然後下了個結論,”沒別的辦法,只好先擱著,等明天出門再帶他去警局。”




櫻井一工作起來便忘了時間,等他走出書房時已經過了午夜,專心得都忘記自家客廳還有一個小客人。

電視節目還熱鬧地播放著,潤已經不敵睡意,睠在沙發上睡得熟。

“真可愛呀。”忍不住多花了些時間端詳眼前的睡顏,櫻井想著他大概睡不慣沙發,反正今晚自己可能也要熬夜工作,決定將自己的床讓出來,抱起潤時發現他比自己想像得還瘦弱,盤算著明天要帶他去吃一頓豐盛的早餐。



櫻井工作了整晚只趴在桌上小睡一會兒,一早便腰痠背痛地醒來,看了下時間準備要去叫醒潤,就看到對方揉著眼睛走出房間,身上還穿著櫻井前一晚幫他換上當做睡衣的迷彩t-shirt。

「你的衣服就掛在門邊,牙刷放在浴室。」櫻井說著,帶著潤一起回到浴室刷牙洗臉。

等到自己衣服都換好了,發現潤還呆呆看著幫他放在床上的衣服。

「怎麼了?...要幫你換?」櫻井有些訝異,卻還是幫他穿了起來,順便翻找了一件小號的外套讓他穿上,看來這位小少爺從小就是不用自己穿衣服的。



出門時櫻井就在心裡計劃著路線,如何不著痕跡地經過警察局,幫小潤向裡頭的警員求助。

兩人吃完了早餐,手牽著手走在路上,就在快到警局前,櫻井的腳步才慢下來,潤警覺地看到前方走過的警員,立刻甩開櫻井的手轉頭就跑。


櫻井趕緊追了上去,「危險!」看著一輛疾駛而來的車差點撞上潤,心臟差點管不住地跳出胸口,衝上前抱住同樣嚇得臉色蒼白的潤。

「喂,顧好你弟弟,不想活了是嗎!」司機反應很快地轉了方向才閃過,忍不住破口大罵。

櫻井只得一迭連聲地道歉,好不容易才把人送走。


「好了好了,你怕警察是嗎?我不報警就是了。」回頭安撫著潤,看著小傢伙又是那一臉可愛又可憐的樣子。
「可是你家人一定很擔心,而且我也不能一直照顧你呀。」

潤一直低著頭沒說話,讓櫻井有些無奈。

「吶,我現在要去電視台拿點資料,一起去吧。」

櫻井想著順便去社會組看看是不是有失蹤兒童協尋的消息,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了。



讓潤待在休憩區等著,櫻井先去打聽消息,有幾張警局傳來的單子,但都沒有符合條件的,’難道潤的父母一點也不擔心?’


拿了自己的資料回到休憩區的時候,正好遇上政治組的攝影師前輩,兩人聊了幾句,前輩將剛洗出來的照片攤到桌上,正要和櫻井分享最近友邦國家元首來訪的採訪心得。

一旁的潤看到照片,突然不顧一切往大樓外跑去,櫻井連照片都還來不及看一眼,向前輩道了歉,急急忙忙追上去。


小潤一下子跑得不見蹤影,櫻井追到外頭,四處張望著,鼻頭忽然落下一滴水珠。



“嘖,又下雨了,要是淋了雨會感冒的。”櫻井心裡更著急了,加快腳步來來回回尋找著。

終於在一個草叢邊看到蹲在地上抱著頭的小潤,身上已經溼透。



櫻井已經無法再思考其他的事了,此刻心裡想的全是要趕緊讓他好好洗個熱水澡。


回到家,潤乖順地任櫻井擺佈,一付做錯事的樣子,彷彿知道自己給對方添了不少麻煩,但在看到浴缸漸漸充滿水的時候,忍不住蹲到浴缸旁邊,眼神充滿驚喜。

「沒泡過澡嗎?」櫻井奇怪的問。「可以進去了喔。」潤有些疑惑地看著裡頭的水,櫻井直接將他抱了進去,一開始有些害怕但也很快就放鬆了下來。

櫻井蹲在一邊拿著毛巾和他玩了起來。

潤一直都是一副過於成熟的表情,總覺得他的行為舉止不符合他的年齡,這還是櫻井第一次看到小潤笑的樣子,心裡也不自覺跟著笑開了,想著”這才像個孩子嘛。”


兩人玩鬧著互相潑水,櫻井身上也溼了大半。
「翔也一起?」指的是泡澡。

這麼直白的邀請讓櫻井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鼻子,轉開話題「小潤泡就好了,你再多玩會兒,我去訂晚餐。」

轉身走出浴室,”剛才,那是失望的表情嗎?”大概是浴室的熱氣,櫻井覺得自己全身都熱乎乎的,尤其是臉,滿腦子都是在浴缸裡玩得開心的潤。




外賣送到的時候,櫻井也幫潤吹乾頭髮穿好了衣服,已經挑了自己比較小尺寸的衣服,不過穿在潤身上還是很大件,更顯得小傢伙的瘦弱。

兩人說了開動之後,櫻井用很快的速度解決了大半碗麵,一抬頭發現潤正和兩隻筷子在博鬥,很努力學著櫻井,卻怎麼都不順手。

「你不會用筷子啊!?」看到潤的表情,和放下筷子的動作,櫻井才驚覺自己口氣不太對。

連忙去廚房拿了叉子,可是潤說什麼也不願意再動手。

「我的小少爺,你用叉子吃,別生氣了,求求你吃飯好嗎?」

哄了一會,潤完全不為所動,噘嘴低著頭,櫻井突然靈機一動,握起他的手,慢慢教會他使用筷子吃麵,當他成功吃到第一口的時候,終於開心地笑了。




櫻井自己在家也是個少爺,從沒想過得這麼照顧一個小孩,雖然表情舉止有些過於成熟,但畢竟是個孩子,喜怒哀樂全都表露無遺。櫻井意外發現,不論是哄他逗他張羅吃的甚至幫他換穿衣服,自己竟都很樂在其中。




家裡多了一個客人,其實也並沒太大影響,潤從來不會打擾他工作,除了似懂非懂地看著電視節目,還會站在窗邊盯著櫻井放在窗邊架子上的擺飾發呆。

那是妹妹在他搬家時送給他的旋轉木馬和摩天輪,做工精緻可愛,栩栩如生,小潤盯著它們可以看好久。


「去遊樂園玩過嗎?」櫻井休息時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也來到窗邊。

只是隨口問問,不知道讓他想到了什麼回憶,沒料到潤竟然搖了搖頭表示沒去過,又露出了那個讓櫻井有些心疼的表情。






隔天早上吃早餐時,櫻井接到母親電話,提醒著晚上要回家吃飯,這才想起,原來明天是自己生日。

直到兩人都吃完早餐,櫻井才開口。「我今天晚上得要回父母家吃飯,你要一起去嗎?」

雖然將他留在家有些不放心,但櫻井覺得潤似乎很害怕和人接觸,還是得徵求他的意見,果然一問完,就看到一顆頭像鈴鼓般搖著。

「那你能自己待在家嗎?」潤很快點了點頭。



傍晚,櫻井一直拖到最後一刻才出門,幫潤準備好晚餐,確認所有事情都沒問題,交待了一大堆,強調了幾次自己吃完飯會馬上回來,才有些不捨地離開家。






雖說是幫自己過生日,但一點也感覺不到歡樂的氣息,櫻井一踏進家門就覺得氣氛不太對,母親忙著準備晚餐,父親則一直關在書房裡。好不容易等到妹妹回家,拉著她在客廳詢問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你知道最近那個南方小島國的國王來訪的事嗎?」

「嗯,知道一點,局裡負責採訪的前輩我很熟。怎麼了?」

「這件事沒對外公開,一起來訪的小王子已經失蹤幾天了。這是老爸負責接待的,要是發生了什麼意外,可能不是免職可以解決的。」


「怎麼會失蹤的?」

「好像前幾天安排了一場音樂會…」

「音樂會?」櫻井心裡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那個小王子長什麼樣子?」



一看到妹妹手機裡秀出的照片,櫻井心裡喊著’不得了’,家裡那個小包子竟然是個小王子。



這頓晚飯在詭異的氣氛裡結束,櫻井收拾了幾件自己小時候的衣服,就匆匆離開。回家的路上櫻井想著這兩日和潤相處的情形,想著他乖巧的樣子,櫻井寧願相信他是因為壓力太大受不了才會逃走,只為了喘口氣,不是那種故意要惹些事端讓人擔心搗蛋鬼,覺得很想為他做些什麼。













「翔。。。你好慢。。。」

聽到了開門聲,潤才揉著惺忪的睡眼,從沙發上坐起,用小奶音抱怨著。

來到沙發前蹲下,潤看著櫻井和往常不同的表情,有些警覺了起來。


「ねえ,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跑出來讓大家找不到你,很多人都很擔心。」

潤一聽就明白櫻井已經知道自己身份,低著頭沒有回應。


「還有很多人會因為你不見了而被處罰,你知道什麼是處罰嗎?」

潤點了點頭。

「你也不想因為自己害了大家對不對?」

櫻井用著比平常還慢的語速,怕潤聽不懂自己的話,每說完一句潤就輕輕點了點頭。


「明天我帶你去一個你想去的地方,然後你要答應我乖乖回去好嘛?」

只見他咬著下唇,停了一會兒,最後輕輕地點了下頭。


「喲希,想泡澡嗎?一起?」

點了點頭,露出了有些害羞的表情。






隔天櫻井依約帶了潤到遊樂園,偷偷看了看四周,果然來了一大群保鏢,他心想動作還真快,早上趁著潤還沒醒,他告訴父親他會帶小王子去遊樂園,要求給他們一天的時間,希望最後再通知潤的父親,若不放心也可以派人暗中保護但不可以驚動了小王子,否則即使只是小孩子也足以影響兩國的關係。
父親知道櫻井是認真的,也沒餘力去責怪兒子竟然藏了這麼重要的人而不告訴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安排了一切。




這天對櫻井來說有些不好過,他被拉著玩了許多他從沒想玩的刺激遊樂設施。

一天下來他的喉嚨已經快發不出聲音,心臟也無力的跳著,太陽已經快没入地平線,瘋狂玩了一整天的潤則像是裝了充飽電力的電池,沒有停歇的意思,


「接下來。。。」剛從海盗船下來,櫻井還有些發暈,潤就已經迫不及待地思考著要往哪兒去。

「我們再去一次小小世界好嗎?那裡所有東西都很可愛,剛才才走了一小部分,還有...」

「那是女生去的地方。」小潤一臉嫌棄地打斷櫻井的提議。

「可是這裡我們全玩過了,太空山還玩了3遍。」

潤完全不理會櫻井,原地轉了一圈,小手臂伸直了往遠方指過去。


「那個!」



摩天輪!櫻井臉色慘白地看著潤指的方向。

「最後了哦。」櫻井還是妥協了,牽起小潤的手,認真的說著。

「嗯。最後。。。」

乖順地被牽住,潤的眼裡閃過一絲落寞,沒有逃過櫻井的視線,櫻井的心跟著揪了一下。

只是這感覺沒在心裡停留太久,還沒到位潤就脫開櫻井的手蹦進車廂,櫻井趕緊小跑步跟了上去。玻璃盒子緩緩移動著,櫻井很快便需要找事情來轉移注意力,潤則隨著高度上升愈來愈興奮,睜著大眼睛趴在透明玻璃前東張西望,恨不得眼前的玻璃不存在似的。


車廂轉到了頂點,小潤才得空轉頭對櫻井說,「翔你看,是夕陽,風景好美啊,」說著竟發現對方閉著眼睛。

他一下離開坐位跳到櫻井身上,車廂被大力搖晃著,但罪魁禍首毫無自覺地用小小的手掌捧著櫻井的臉頰,逼他張開眼睛,小惡魔般的戲謔笑容近在眼前,用可愛的小奶音說著。「ビビってんの?」

「ビビってねえよ!」櫻井看到潤的表情忍不住要強地回應著。

「你剛才眼睛閉起來,你在害怕!」小潤完全不放過櫻井。

「才不怕!」繼續逞強說著違心的話。


小傢伙坐在他身上,雙手揉著他的臉,一邊笑得很歡,兩人的高度隨著美麗的夕陽漸漸往下降。


看著潤天真的笑容,櫻井心裡卻突然難過了起來,想到第一次看到他的樣子,是多大的壓力讓他從演藝廳逃出來,這麼小的孩子,肩上承擔的是一整個國家的責任,如果可以,真想讓他留在自己身邊。

「小潤,其實。。。」



潤在櫻井吞吞吐吐之際放開雙手,慢慢從他身上爬下來。有一瞬間櫻井似乎聽到他輕輕嘆了口氣,坐回自己對面。

「我知道,我在上面看到伯尼管家了。」日語仍然說得不是那麼順溜,但語氣卻成熟得好像另外一個人。



太陽已經沈入地平線,游樂園的燈瞬間一起打亮,四周五彩的燈光閃耀得令人睜不開眼。

潤轉頭避開櫻井的眼神,彷彿沈浸在周圍霓虹光彩裡,好一會兒才開口。

「好漂亮,謝謝你,翔。」



美好的旅程就要結束了,車廂門才準備要打開,一群穿著西裝的壯漢就圍了上來。

一個著正裝的大叔立刻上前等著門一開就接過潤抱起他讓他在地上站穩。


令兩人都意外的是櫻井一下車就被兩個便衣扭住手押到一旁。




小潤咬著下唇擔心地看著櫻井,楞了一會兒才開口用磕磕巴巴的日語說著。

「對不起,給你們添這麼多麻煩。」

語畢向所有大人深深行了一鞠躬,跟著又用自己國家的語言再說了一次,這還是櫻井第一次聽到他說外語,原來這麼流利。


「伯尼,」道完歉,接著喊了身旁的管家,
「是,」
管家蹲下身子讓小王子能和自己耳語。


聽完之後,伯尼管家立即走到櫻井父親身邊說了幾句話,一旁的警官這才走到櫻井身邊指示手下把人放了。



「再見。。。翔哥哥。」

潤給了櫻井一個能讓他永生銘記的笑容,在他還來不及反應時,被眾人包圍著轉身離開。

有些潤溼的眼眶,讓小潤的背影變得又小又模糊。





‘再見了,我親愛的小王子。’






完.





很久以後的續篇

评论(12)
热度(48)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