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微小說 2.5

抱怨一下TBS的剪刀手,怒發甜文。


(無法每周一更,但這個part還是在的哦 >"<)



[夜雨不停] by@love SJ love


松本站在落地窗前楞楞地望著打在窗上如斷線珠簾般的水滴。

想起那個同樣大雨不停歇的夜。

後悔嗎?

大概還是有些不甘心的吧..



=



櫻井不曾醉得如此不醒人事,至少在自己的記憶中沒有過。

一起喝酒的朋友們都結伴回去了,還只三分醉的松本理所當然地和櫻井坐上了同一輛計程車。

手中的折疊傘在滂沱大雨中起不了太大作用,但松本仍然堅持讓櫻井盡可能地待在傘的遮蔽範圍內,另一邊用全身的力氣小心翼翼地撐著他。


雖是第一次來到櫻井的公寓,卻十分熟練地從他包裡掏出鎖扣並且準確地挑出大門鑰匙。

在玄關掛好外套脫掉鞋子,處女座性格此刻顯露無遺,略為手忙腳亂也必須將鞋子整齊擺好。


櫻井的公寓很簡單,很容易就能夠辨明主臥位置。


一邊思索著如何安置櫻井,一邊要將人放倒在床上時突然失了著力點,和醉得看來已經毫無意識的人相疊著摔在了柔軟的床鋪上。

掙扎著正要起身,櫻井卻突然拉著自己翻過了身子。


直直對上櫻井那雙彷如深不見底潭水的眼眸,松本竟迷矇地看不清楚。

雙唇被吻上,無睱思考身上的人清醒與否,情慾已被輕易挑起。


和著瓢潑大雨敲打窗欞的節奏,兩人肆意碰撞,松本眼裡流出的淚水被輕柔地一一吻過。





這算什麼,他不清楚,此刻也不想弄清楚。




=


下了整夜的雨止於清晨陽光露臉那一刻。

起床氣伴隨著全身散架的痠軟,轉頭看到床邊保溫壺裡頭的湯還冒著熱氣,松本發現容器底下壓著一張只寫了3個字的紙條。


FIN



[演唱會02] by.  @微糖去冰  


體育館地下停車場。

松本潤敲了敲駕駛座的窗,櫻井翔就打開門跨出車外。口罩遮住了他半張臉,微瞇起來的眼還是能判斷那底下是張燦爛的笑臉。

「剛剛好。」

松本晃了晃手上的票券遞了一張過去:「遲到你就不能進場了。」

櫻井接過,遙控上鎖後跟著松本潤一起往大廳走:「你們昨天喝到很晚?」

「到五點。」松本潤摀著嘴打了個呵欠:「回到家就睡了,一路睡到剛剛。」

櫻井按著電梯,等著松本進來:「吃過沒?」

「結束吃。」松本邊說邊走進電梯,門扇隔絕出兩人空間。

櫻井什麼也沒說,從口袋摸出一塊巧克力,在電梯門開之前塞進對方手心。

「先吃點墊胃。」

他說,走出去時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大廳裡人潮眾多,他們目不斜視的穿過,避免引起騷動。但仍然隱約感覺指指點點的視線,剛才擦肩而過的女生驚訝地回頭瞪大眼。櫻井翔的腳步很快,松本潤也恰如其分地跟著,他有時給人強大而獨立的形象,但他也喜歡被櫻井帶領著方向,穩健踏實,一如其人。

兩人直上獨立包廂的貴賓室,關起門重新得到隱私空間。外面還沒準備開場,松本潤順手放下窗簾,滑手機上推特。

「剛剛好像被認出來了⋯⋯」

「嗯?」櫻井摘下口罩應了一聲。

「一下就上推特了。他們竟然說⋯⋯唔。」

松本回頭,正好對上靠得很近的櫻井翔,他愣了一下,怔忡間被捧起臉頰覆以唇吻。

一瞬間安靜得只剩外面的雜音。

不深不淺的親吻,不帶情色卻足以意亂情迷。

分開後松本不禁抗議:「⋯⋯你幹嘛?」

櫻井選擇性忽略了,笑一笑在松本身旁坐下:「他們說什麼?」

松本看他一眼,唸出推特上的句子:「⋯⋯說,小潤很漂亮,翔君很翔君。」

唸完身旁瞬間爆發不可自抑的笑聲,松本忍不住整個人轉過去瞪他:「有這麼誇張嗎?」

「沒有沒有⋯⋯哈哈哈⋯⋯」

櫻井翔笑得心情大好,伸手攬過松本又要一吻,卻被側過頭閃過了。


「我是壽星。」聽起來不知是要求還是委屈。

「我知道。」

準備開場的燈光暗下了,松本在黑暗中靠上那股熟悉的氣息:「生日快樂,最翔君的翔君。」



FIN

 


[後知後覺] by@love SJ love


他們倆總是吵架。

更準確來說~


櫻井總板著臉沈著聲斥喝


“功課沒做完不準看漫畫!”

“不準挑食!”

“流了汗不擦乾會生病的!”

“天冷了就多穿點衣服!”



“給我去上高中!”


鼓著臉頰噘著嘴一臉倔強的松本從不明白


~為什麼櫻井要放棄休息時間跑來幫自己補習。

~想盡辦法找到自己不願意吃的東西做成的美味料理。

~在自己棒球社團練習結束後出現在回家的路上並遞上毛巾。

~為不愛穿長版羽絨衣的自己送來圍巾和手套。





“高中側牆那條櫻花坂,我想和小潤一起牽手散步。”


=


松本懊惱著自己的後知後覺,錯過了好些時光。

櫻井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自後方環抱住松本,把頭靠在他肩上。

「幸好你不是渾然不覺。」
 


FIN

评论(13)
热度(91)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