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ACE Partner 13~16

麻麻~我寫到瀧&翼了,淚目,有人雷嗎?(歪頭~


實在拖太久了,不一次發個5k對不起在追文的你們。

不過~快完結了,也該要完結,從夏末拖到春天都要來了~(對手指 
  

1~5

6~8

9~12

正文來了~



13


高橋所在的杉原組早就有意想和克里斯的組織交易,克里斯是小心謹慎出了名,交易對象沒有花時間心力再三地確認不會輕易出手。
阪本安排了高橋家隔壁的住屋給松本,為了不被懷疑,還幫他找了個女同居人一起出入租屋處,希望松本和高橋家人來往得更自然。

然而杉原組早就懷疑高橋和警方有接觸,把他當作餌,一方面想試探克里斯一方面想藉重他的能力釣出警方的佈局。

本來為了不讓克里斯起疑,松本甚至和高橋的小孩也都非常熟稔。順利和高橋接觸讓松本可以很輕易取得他們組織的情報,但愈熟悉彼此,松本只是愈同情高橋的處境。


=

「你會不會和高橋太親密了。」
松本和高橋相處的一舉一動都被監看著,當他一回到阪本臨時佈置的聯絡處時,櫻井便忍不住先發難。
「他身在組織裡,又幫警方提供消息,承擔著2倍的風險,看著也是挺難過生活的。」
「他這樣的人會倒向哪一邊說不準,你別太相信人了。」
「你何必要這麼帶著惡意惴度人心。」

「別要吵起來了,翔君他也是考量著大局,潤君的善意也沒有不對,自己辦事時多一份謹慎就是了。」
兩人看在阪本的面子上,不再爭執,可是也不願意再和對方說話。



幾日裡風平浪靜,高橋說組織突然給他放了個假,是他提了好久,好不容易等到了,規劃著想帶孩子去旅行。

這天松本正要往』自己家』回去,冷不防地被摀住嘴拉進一旁的小巷子,正要反擊,轉頭發現是櫻井,帶了幾個員警,後面竟然還跟著爆破小組的人員。

「怎麼回事?」
「Nino監聽到克里斯買了製作炸∞的材料,最近他接觸的人也只有高橋,怕是他發現了高橋和警方的聯繫。」

「∞藥?」松本露出擔心的神情。

「我們現在失去克里斯的行蹤,不能確定他的動機...」櫻井話還沒說完松本就急著想往公寓去。

「我得去叫他們避開。」

櫻井及時拉住松本。「你不能再出現了。」

「有小孩在裡頭的呀...」
「高橋太太還沒回家。」

「你放開我。」松本用力想要掙開櫻井。
「來不及了,你現在不能出面。」

兩人拉扯間,忽然』砰』的一聲巨響,從高橋住所的窗戶冒出火花和陣陣濃煙,爆炸的威力將整棟公寓的玻璃全震碎了。
櫻井用盡全力拽著想衝出去的松本。「松本潤,你冷靜一點。」

「你要我怎麼冷靜,這是一條人命啊!」

「要是你曝光了會連累更多同事的。」

「都什麼時候了你想的只是你自己的安危?!」

櫻井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兩人僵持著。

四周圍已經因這場爆炸擠滿了議論紛紛的群眾,消防車和警車也已經趕到。

半響,櫻井拽著松本的手稍稍放鬆,緩緩開口說道。
「高橋雖然不能說是死不足惜,但他也不值得犧牲你犧牲同事去保護。」

「你是這樣衡量人命的價值嗎?」松本覺得很不可思議,皺起眉惡狠狠地看著櫻井。

沒想到聽了松本的話櫻井卻激動起來,「人命就是沒辦法如此衡量,才會讓殺人兇手一直逍遙法外!」瞪著松本的眼裡甚至滾下豆大淚水。

松本突然被嚇得無語,他從沒見過這樣的櫻井。

放開抓著松本的手,櫻井背過身子抬手將臉上的淚抺去,頓了一會兒才邁步離開。

丟下松本楞在原地。


(註:是的!"炸∞" "∞藥"是敏感詞。)



14

和生田約在專為警官們開設的酒吧內,松本一來就灌了好幾杯酒。
「我沒見櫻井さん露出那種表情過。」趴在桌上小聲呢喃著,「他說無法制裁的殺人兇手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時間沒什麼人,兩人坐在吧檯的高腳椅上,生田打一進門就聽著松本失神地重覆同樣的幾句話。

「他哭了耶,哭了。」松本說著邊用手指著自己的眼睛,怕生田聽不懂似的。

「你說的高橋,是緝毒組的線人高橋嗎?」生田問著,松本還沒回答,一旁的大門就被推開,門邊上的風鈴發出清脆的聲響。

走進來的女人只是一身僕素打扮,但看來賢淑端莊,氣質優雅。
「佐藤太太。」生田一看到人,便站起來對她敬了個禮,松本抬起頭對著他們露出一臉疑惑。
「呵,我過來送食材,你們啊,不要一個個都這樣,我會擔不起的。」

生田聽了向對方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想到一旁的松本。
「啊,他是松本潤。現在和櫻井前輩一起搭擋。」

女人聽到櫻井的名字,臉上的微笑加深了些,目光變得輕柔,禮貌地和松本打招呼。
「你好,幫我問候櫻井さん。」

松本不知道她是誰,但既然認識櫻井,他也就站起身學著生田向佐藤敬了個禮。

之後佐藤沒多逗留,放了東西,和店裡另外的警官也微笑招呼了下就離開。

生田這才對松本解釋。「剛才你提到的高橋,那位佐藤太太便是幾年前事件受害者的遺孀。」

「高橋雖是警方的線人,當時他為了保命,出賣了警方,佐藤前輩在事件中殉職,高橋卻因此得到了組織的信任,連升了好幾階。」

「那跟櫻井さん什麼關係?」
「櫻井さん好像一直以來就很憧憬佐藤前軰,當時一進警署便很受佐藤さん的照顧,我也是偶然聽組裡的前輩們提起,說要不是因為那次意外,他們應該能順利成為搭擋,一起辦案。」


=

松本在證物室找到正在檢視爆炸現場送來物品的櫻井。

櫻井的臉色看來仍不是太好,松本走上前去,遞上剛剛在販賣機買的黑咖啡,側著頭避過櫻井投來的疑惑目光。

「佐藤前輩的事,我很抱歉...」

「…」

「昨天和斗真一起,遇到了佐藤太太。」

「沒什麼好抱歉的…那時候我們都不夠警覺。」櫻井接過鬆本手上的咖啡,用平靜的語氣說著。

兩人之間一陣尷尬的沈默,櫻井正想著要打開咖啡,順便轉移話題。

松本突然開口。
「那個...請櫻井前輩和我...」   「我們一起成為最厲害的搭擋!」

櫻井盯著松本看了一會兒,露出欣慰的笑容,彎起手指,將手伸到松本面前。
「約定了!」

「誒?又不是小學生,勾什麼手。」
櫻井卻強行拉起松本的手和自己勾在一起。

他曾經也想向佐藤前輩說一樣的話,但沒敢說出口,直到佐藤出了意外,沒能好好向前輩表達自己的憧憬之意便成為他心中的缺憾。

此刻就這麼讓松本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他感覺不能留下遺憾,一定要一起實現這個約定。

「約好了!」兩人的手指緊緊勾著。

松本臉上微微透出紅暈,也笑著勾住了櫻井的手指,「...約好了。」


==

事件過後,櫻井和松本相偕來到聯絡處。
二宮在爆炸地點找到當初的監聽設備,研究了幾天功夫,解析出了一個地點:京濱碼頭。

「但碼頭那麼大,不知道確切位置究竟在哪裡。」

「我們先去探探路。」松本和櫻井幾乎同聲一氣地表示。

「還是等報告了阪本さん吧。」二宮理智的說。

但阪本幾天前回美國向上級匯報調查進度,歸期未定,撥了電話竟也聯絡不上。

「只是去探探路,不會有事的。」

兩人悶了幾天,這時不知哪來的一股熱血衝勁,二宮完全阻止不了,只得再三叮嚀兩人,沒有後援千萬不能輕舉妄動。
心裡奇怪著松本也就算了,怎麼連櫻井也冷靜不下來,可千萬別出什麼事才好。 


15

兩人來到京濱碼頭後,多花了一些時間繞完整個碼頭,大致看過一遍,所有地方看起來都正常運作著,想調查也無從下手。

正想要離開時,櫻井向松本比劃了下,示意他一起躲到一旁的貨櫃後頭,依著櫻井的眼神望過去,有2個穿著全身黑衣的男人正走進前方倉庫,在大家都是穿著工作服的碼頭,那樣的打扮顯得相當突兀。
兩人互相交換了眼色,順著貨櫃邊緣做掩護,悄悄跟著過去查看。

那是一個能裝下十幾個貨櫃的大型倉庫,繞了外頭一圈,沒發現什麼異樣,從窗戶看進去,裡頭堆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木箱。
在窗外觀察了一會兒,只見剛才進門的兩個人坐角落抽煙聊天。

松本拉了拉櫻井,比著手勢打算進去查看箱子裡的東西。
櫻井稍聲地說,「被發現就麻煩了。」
「被發現就亮身份,反正警方盤查於法有據。」
「萬一他們真是杉原組的人,我們貿然出現會打草驚蛇的。」
「怕什麼,他們人又不多,大不了把人收拾了下來。」


避開對方所在位置,櫻井和松本悄悄從另一個角落潛入。
翻看了兩三個木箱,裡頭都是昂貴的洋酒,正打算再繞到另一側。

「什麼人!」兩人身後突然出現一個同樣穿著黑衣的年輕小夥子。

他的喊叫聲一下引起了注意,包括剛才在角落的兩人,不知哪裡又來了2個人,一共5個同樣裝扮的黑衣人將櫻井和松本包圍住。

對方先擺出架勢,領頭的大聲說道,「先拿下再說。」

兩人背對背緊靠,警戒地和對方對峙著,氣勢也不輸對方。
「別抄傢伙,」櫻井反手按住松本正要掏槍的手。「能打嗎?」
「當然!」

松本話音一落,雙手剛剛握起拳頭,對方便已欺身上來。頭微微側開躲過對方一擊,右手的拳頭往對方的痛處打去,順勢彎下身子抬腿掃向另一個人,正中對方脖頸,接著拳拳到位,打得兩人一度伏在地上起不來。
這邊櫻井也不遑多讓,和先前那位領頭的黑衣人纏鬥住,兩人打得難分難解,另一人得空趁機攻向櫻井無瑕防備的腰間,松本見狀快步向前藉一旁木箱之力躍起是一腿掃向那人,櫻井這時恰巧一拳正擊對方臉部,對方一個琅瑲倒在地上,和被松本踼倒在地上的人滾作一堆。
最先倒下的人這時已經爬起身再度打了過來,松本和櫻井一人對付一個,最後很有默契地拉住對方往同個方向送,兩人撞在一起痛得滾倒在地,最後只剩那年輕人,有些害怕地看著兩人,櫻井和松本相互使了個眼色,櫻井先出了幾拳恫嚇對方,隨後實拳打向對方,一下便受不住地往松本的方向撲去,松本順勢給了他一腳,5個人全倒在一起,痛得哀聲不斷。


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趕緊拿起一旁的繩子,將5人牢牢綑綁在一起,準備慢慢訊問,忙活了一陣,兩人有些脫力地背靠著背坐在地上。

「我們為什麼不用槍啊!」松本喘著氣問櫻井。
「每用一顆子彈都要寫報告,這樣省事得多。」櫻井同樣粗喘著氣回答。
「はぁ?」松本轉頭看了看兩人有些狼狽的樣子,不明白櫻井所謂省事的定義。

但實際上櫻井還是顧慮到開槍或許會引起更大的騷動。

他們沒想到的是,這本就是杉原組和克里斯計劃要釣警方的餌。
等到兩人回神時,四周突然圍上來幾十個人,個個都拿槍指著他們倆。

「竟然只來了兩個人,看來警方消息不太靈通啊。」說話的是個一身白色西裝腳上皮鞋還閃閃發亮的高個子。
櫻井和松本坐在地上僵起身子卻不敢輕舉妄動。那人慢慢走到兩人身旁蹲下身子,先往櫻井懷裡探去,抽出櫻井身上的警槍。

放在手上把玩似的惦了惦,他手上戴著幾個大戒指,和金屬的槍身發出輕擊聲,就在他動作停止的瞬間,忽然目露兇光,以準確的槍法俐落地射殺了被櫻井他們綁住的黑衣人。

「你…」松本不可思議地看著剛才還活生生和自己打鬥著的人,就這麼沒了呼吸。

那人用櫻井的槍連續殺了其中2人,「..喀咖...」「嘖。沒子彈了?」疑惑地看了下櫻井,便改而拿過鬆本的槍,將餘下3人也殺了。

「連兩個警察都解決不了的人,沒有留下的必要。」對方冷血地說著,一點不像剛才奪走了5條人命。

「老大,這兩個警官?」
「不用多得罪警方的人,等他們兩個被人發現,我們已經交易完了,他們什麼線索也找不到。」

一行人丟下櫻井和松本,帶著兩人的佩槍,大大喇喇地走出倉庫。
櫻井和松本就著背靠背坐在地上的姿勢被五花大綁,綑得又牢又緊。


=

兩人不停用力扭著身子,繩子卻絲毫沒有鬆動,櫻井忽然感覺到和松本之間有個硬物。

「那是什麼。」
「是手機,你拿得出來嗎?」不同於松本兩隻手都被束在身前,櫻井的右手位置較靠近兩人中間,試著將手扭成不自然的角度,努力要拿出松本放在後腰的電話。

手的位置太低,櫻井試了幾次徒勞無功,卻讓松本有被騷擾的感覺。
「你摸哪啊!」

櫻井無可奈何,又必須繼續嘗試,為了轉移松本注意力,只得開玩笑化解尷尬。

「你睡覺時抱我抱得可緊了,這程度有什麼好害羞的。」

「你...那時醒著?!」
松本看不到櫻井的表情,只氣得滿臉羞紅。
「可惡,醒了你還裝睡!」
無視松本的怒氣,櫻井已經拿到手機,往旁邊推了下,扭動著身子好讓松本的手能搆到電話。
「快,我拿出來了。」
松本心想要不是因為現在被縛得緊緊的,肯定是一拳往櫻井身上揍過去。


手才剛要碰上,電話便震動了起來,顯示來電是二宮。

都還沒來得及接起,二宮和阪本已經走進倉庫,二宮用的是GPS,同時搜尋著二人的位置。
「我不放心你們倆,阪本さん剛下飛機,就被我拉著過來了。」

兩人樣子有些困窘,尷尬地向阪本報告事發經過。

「現在怎麼辦。」
「先回警局吧,他們既然知道警方來了,仍不停止交易自然是有十足把握,而且你們連警槍都丟了,這下可不好辦。」

阪本皺著眉陷入苦思。




16

「你們倆很行啊,連佩槍都能丟了!怎麼不把腦袋呀手啊腳的順便丟一丟算了!」

大boss今天明顯的很暴燥,兩人算是觸到了點上,切切實實地挨了2個小時的罵,最後被往身上仍了兩份資料夾,轟出了署長辦公室。


「唉,這槍不丟都丟了嘛,把我們罵個狗血淋頭也找不回來,真是的,站得我腿都發痠了。」

「而且懲處就懲處還要我們自己填這什麼表,之後還得要寫份完整報告,哪裡來這麼多事。」

「你別抱怨了,認份一點吧。」遞了一隻筆給櫻井後,松本低頭寫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松本這邊還在認真地寫著,抬頭看到身旁的人己經放下筆將手合在後腦,雙腳伸直抬上一旁的椅子。

好奇拿過櫻井的報告看了一眼事由,只寫了四個字 「槍隻丟失」,翻了下白眼,很有經驗地指導起櫻井。

「你不能這麼寫,至少要寫清楚事發經過,還有丟失的槍裡有幾發子彈...」說著突然想起現場的情形,
「對了,為什麼櫻井さん的槍裡頭只剩兩顆子彈?」櫻井還來不及回答,門口便有人替他接話。

「他啊,就是為了耍帥!」聽到聲音櫻井和松本一起轉過頭,一個長得清秀和櫻井看來差不多年紀的人靠在門邊,替櫻井回答了問題。
「呦,你還活著啊。」櫻井看到那人,臉上露出微笑,嘴裡卻說著完全不客氣的話。
「你都還沒走,我當然還在。」用輕鬆的語氣和櫻井針鋒相對。

「這是今井翼,算是Nino單位裡的前輩。」櫻井幫松本介紹著眼前的人。

一聽到是前輩,松本立刻站起身正立抬手向今井敬了個禮。

「嘖,對我就沒這麼禮儀周正。」櫻井在心裡小小抱怨了一下,看今井滿臉笑容地擺了擺手讓松本坐下,自己則往櫻井身旁的椅子走去,松本發現他走路時微微拖著右腳,行動不方便的樣子。

今井是櫻井警校同期,松本也聽說過他的名字,只是沒見過本人,有點訝異地看著他的動作。今井拖著腳在一旁椅子上坐下,看起來是已經習慣了的舊傷。聽著他們的對話可以感覺得出今井開朗的個性,剛坐下便笑著繼續替松本解惑。
「以前我們教官說過,愈不給自己後路,愈能往前。所以他的槍從來就只裝2顆子彈,說是只給自己miss一次的機會。」

「可是總有些意外的情況啊?!」這麼危險的堅持就是耍帥無誤!

「嗯,這時就要靠本身的能力和身邊的好搭檔了。」櫻井口氣有些得意。
「我看你靠的是運氣!」

「少廢話,你人在這裡,這麼說タッキー也回來了。」
「我就是被調去研修半年,他非要跟著也申請去受訓。」

「タッキー...是瀧澤教官嗎?」松本記起以前曾聽過他們三人在學校的事蹟,但後來的傳說卻只剩櫻井一人獨領風騷。
「是啊,當時小翼出任務受了傷後,他就請調回學校任教,退出了第一線,算起來他還有帶過你。」

「若不是看在他做教官也成就斐然的份上,大boss才不會放棄說服他,讓他待在警校。」
「在警校時瀧澤就只認你做搭檔,分組什麼的盡拉著你,剛畢業時我們倆本來在同一個單位,硬是被他動用關係分開了,嘛,我倒是沒差。」
「他老是這樣,上層關係好也不是這樣用的。」
「他是怕萬一他也出了事,沒人照顧你。」

「我是殘了又沒廢,誰要他這麼一廂情願。」

「我怎麼看不出來你有任何不滿的意思。」今井的手機適時響了起來,櫻井半瞇著眼用戲謔的語氣說道。「喏,說人人到。」
「哼。」看今井臉紅的樣子,確實是瀧澤傳來的訊息。

「找個時間聚聚吧。」起身準備離開,走到松本身邊時拍了拍他的肩,認真的說。「當時的黃金三劍客只剩下翔還在一線努力著,潤君你要好好做他的另外四顆子彈。」
櫻井正要回嘴說些什麼,只聽今井接著說。
「膝蓋有些發酸,大概要下雨了。」

看著好友的背影,櫻井有些失神地呢喃:「空氣中確實有些潮濕的味道...」

「對了,味道!」

「你還記得碼頭的配置嗎?」轉頭對著拿起筆重新認真寫著報告的松本說。


-TBC-

  @旋Kurogane 刑警翔潤的打鬥場面上線,不知道是不是有符合期望(ㅅ˘ㅂ˘)


17-20

评论(13)
热度(51)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