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白色情人節快樂

請搭配"20160310 VS嵐"一起食用。

(Plus One出場 & Cliff Climb)

===


樂屋的門砰一聲地被用力打開,走進來的人戴著墨鏡還是可以明顯看出沈著臉不高興的樣子。

松本用力將包包甩在椅子上,發出不小的聲響。


一旁的相葉甚至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兩手胡亂揮舞著,「噓,Sho醬還在睡呢。」

「他精神體力好得很,睡什麼!」對比相葉的輕聲細語,松本的音量顯得有些大。



不過即使如此,兩人對話中的主角只是翻過了身,打呼聲依舊在屋裡迴響著,看來真是累壞了。

相葉用不會單眨的眼扭著奇怪的表情向二宮和大野求救。



「Sho醬生病還沒全好,昨天還有工作,好像也很晚才能休息。」

試著要安撫松本,但大野不說還好,一句話似乎點燃了松本的怒火,「最好他能知道自己是生病的人...」



松本一句話還沒說完,突然響起敲門聲,是STAFF進來和大家確認節目流程,櫻井在喧鬧中也剛好醒來,看起來還是很疲憊。



松本已經拿下墨鏡,知道他有慣性的起床氣,臉色不好STAFF也見怪不怪,只是他今天發脾氣的對象似乎只集中在同一人身上。死命瞪著櫻井,而櫻井只是低著頭閃避他凌厲的眼神。



好不容易把心思轉回台本上,看到爬牆項目安排了櫻井,松本心裡一緊,差點想開口請求換人,只是又嚥不下那一口氣,正猶豫間,流程已大致討論完畢。



 

==


錄完開場,二宮已經明白松本生氣的理由,看好戲似地盯著櫻井,一臉你活該的表情。

增田做為PLUS ONE,跟著前輩們一起回到樂屋,興奮地說著期待好久終於有機會來上節目。

櫻井陪笑著回應,眼光卻離不開松本,那人一改錄節目時的開朗,板著臉不說話。坐到自己位置後刻意轉過椅子背對著大家,低頭玩著手機,





以往到年末年初會生病的都是松本,所以只要天氣變化大一點自己和身邊的人都會幫他多注意一些,這次反倒是平常把自己當鐵人用的櫻井,一生起病便來勢汹汹,中間又有許多接腫而來的工作,一個個都排不開,工作繁重到無法休息,拖了大半個月感冒反反覆覆好不全。

松本知道是因為自己和大野都上劇,相葉有新節目,這陣子個人外景部份分得比較不平均,偏偏櫻井的外景又盡是往雪地裡跑。松本總想陪著去照顧他,但自己怕冷也容易生病,最後也只能待在家幫他準備好熱薑茶和許多他愛吃的食物。




VS嵐收錄前一晚松本收到櫻井的訊息,說ZERO檢討會開得久了些,讓他先休息,松本只回應說”知道了”便沒了下文。

開完檢討會意外碰到增田,想著松本已經休息,便邀了增田去喝酒,怎知回家時竟發現松本裏著毛毯躺在沙發上,等了自己一夜,雖然解釋了半天總算讓他了解先後順序相信了自己沒有騙他,但病還沒好就熬夜喝酒松本同樣不能諒解。



錄節目時松本比平時話要多一些,也主動多問一些問題,看起來很開朗,讓櫻井放空發呆的時候比較不會被發現。

二宮提出疑問時松本堅稱是為了節目好,才不是想幫那個人。


之前新專輯拍PV時松本特地在拍攝前抽空找了STAFF問拍攝時程,拜託他們盡量安排讓櫻井的拍攝時間能夠集中一些,這樣在等待其他人拍攝時還能有比較長的休息時間。

他自己在拍個人部份時竟意外的不順利,向工作人員直說抱歉,大家知道他追求完美的性格,也能體諒,拍攝多花了些時間,先察覺有異的還是二宮。

「拍出來的效果夠好了,你真的是不滿意才一再要求重拍嗎?」

松本被問急了才紅著臉承認是想讓櫻井多休息十分鐘也好。

「你也知道,他真的很不舒服。」

二宮聽了反而心疼起擔憂櫻井的松本。



結束後只剩松本留下錄片頭QUIZ,樂屋裡二宮以最快速度收拾好東西要離開時,經過一臉憂愁的櫻井身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丟了個東西在櫻井後頸,「你感冒還沒全好吧。」

「其實好得差不...」櫻井急著想解釋,話還沒說完就跳了起來,把還來不及溶化的冰塊自頸後撈出來,不可置信地看著二宮。

「這種時候要讓J願意跟你和好,只有讓他心疼你了。」小惡魔留下一個壞笑,頭也不回地走出樂屋,留下措愕櫻井楞在原地。





==


vs嵐錄製完松本還有其他的事,先回到家的櫻井,想著二宮的話,決定乖乖去床上躺著,怎知在床上翻來覆去終究放不下還沒整理的資料,拿出電腦坐在床上進入了工作模式。

松本一回家就發現家裡暖氣溫度調得比平常櫻井一人在家時還高,在客廳沒看到人,該不會又發燒畏寒了吧,有些緊張地往房間衝去。


「回來了還不好好休息,誰准你在床上工作的。」

櫻井完全沒聽到松本回家,等臥室門被打開時已經來不及裝病了,眼睜睜看著松本收走電腦。


及時拉住轉身就要離開的松本,
「別生氣了嘛,我有準備你的白色情人節巧克力,是外景地季節限定的名產喔,你猜猜看是什麼。」

本來藏在冰箱準備當天再給松本一個驚喜,不過這會兒為了安撫他,只好什麼底都掀出來了。

怎知松本一點也不領情,把怨氣發洩個夠,
「看你熬夜喝酒,一雙眼腫得跟什麼似的,錄影中發呆的時候也多,這是對工作不尊重你知道嗎?」

「可是我有好好主持也有認真玩遊戲....」


松本突然想到櫻井掛在”電梯”的畫面,忍不住又要笑出來,趕緊背過身去。

櫻井沒有察覺,只是從後面抱住松本,用委屈的口氣說著,

「之前MASSU有說過想聊一聊,我一直排不出時間,那天剛好遇到,就想說順便...」

松本掙不開櫻井,只好任他抱著,其實早沒了底氣,換做自己,說不定也會做同樣的事情。

「我做那些究竟為了誰啊,結果你病才好了一些,就這麼不愛惜自己。」


「那你現在知道你每次勉強著自己身體時我是什麼感覺了吧。」

「你少得了便宜還賣乖,我不需要你用這種方法告訴我。」


轉身把櫻井推倒在床上,「總之,你現在給我躺著好好休息,到明天起床之前都不準再碰電腦什麼的。」


「那..能碰你嗎....」櫻井說得很小聲,很怕再度惹怒好不容易才安撫好的人。


松本把門用力甩上時,櫻井好像看到那短髮遮不住的發紅耳根。







從冰箱翻出櫻井”藏”起來的禮物,小心翼翼地打開包裝,拿起精巧可愛的草莓巧克力放進嘴裡,不自覺露出滿足的表情。

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又拿了第二顆,把手指上的粘膩舔掉,仔細地將緞帶綁回去,再塞回冰箱角落。


‘那個笨蛋,也不想想冰箱是誰的地盤。’


櫻井不會想到他還沒送出的禮物,早就剩下半盒不到。




===



一切只是為了小潤偷吃自己禮物這一幕,覺得很可愛。就拉里拉雜寫了一堆無關緊要的。





评论(13)
热度(174)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