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Ace Partner 17~20 (END)

就更這篇!誰叫我收了這麼多吻..(很容易被收買~)

1~5     6~8     9~12     13~16


17



署長翻看著會議室裡散亂的』報告』,頭上的火氣愈燒愈旺,那所謂的報告亂寫一通,紙背滿是塗鴨....而且兩人竟然還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造反了這兩個!」

怎知叫來他們的長官還反過來安撫自己,生活課課長雖不清楚他們的行動,卻一點也不擔心,只是請署長給他們些時間。
一時找不到人也沒辦法,署長雖無奈卻也只好先緩著。


==

櫻井無意間從今井的話題意識到當時他和松本在倉庫裡碰到後來的杉原組的人,想起他們身上都有些獨特的味道。
而松本對空間感知能力很強,當時他和櫻井繞過一遍碼頭,現在便能大致回憶出整個碼頭配置,他翻過手中正在填寫的資料紙,簡單畫出碼頭的地圖,兩人討論著路線,櫻井同時努力搜尋腦海中模糊的記憶。

終於得出碼頭東南一角的煙花工廠這個地點。



那煙花工廠本就只是杉原組用來掩人耳目,真正的貨倉從隱藏在角落不起眼的入口下樓,地下室上千坪的儲藏空間堆滿了軍火和毒品,他們每次會放少量違禁品在各個地上倉庫讓警方盤查,製造破案的假象。深知如何敷衍警方。
真正的地點只有組裡足夠信任的人才會知道,這次和克里斯的組織交易,雙方都很小心地取得了對方的信任,交貨地點正是在這個最大的貨倉內。


櫻井和松本來到工廠時,只有數十個工人正在工作,一點異樣也沒有,兩人互相使了一個眼色,在四周圍仔細地繞了一圈檢查過,完全沒有破綻。

「不可能啊....」櫻井肯定自己不會記錯,松本也相信自己的直覺,可是確實找不到一絲可疑之處。


遠處突然走過來幾個有說有笑的年輕人,兩人躲入暗處,幾個人都是工人打扮,看來是來交接班的員工。
半小時之後,剛才工作的工人陸續走出工廠,天色漸漸暗下來,工廠裡頭持續運作著,就在兩人開始懷疑自己的推測時,櫻井突然問道,「你記得剛才進工廠的有幾個人嗎?」

松本認真地開始回想,人數實在太多,記得不真切....

櫻井仔細分析著,這只是普通的煙花工廠,現在並不是祭典的季節,何必要這樣日夜輪班趕工,就算他們是日本最大的煙花工廠,算起來工廠的員工也有點嫌多。

「對了,先不說幾個人,我記得有個手臂上刺了一條蛇的工人,現在卻見不到人。」
天色已經全黑,兩人很容易從外頭觀察工廠裡的情況。
「是不是長袖放下來,遮掉了?」
「不,那蛇從手臂上延伸下蛇頭是刺在手背上的。」
「你確定。」

兩人悄無聲息地爬到制高點上,仔細確認過了每個員工,果然沒有松本說的刺蛇之人。
所以他們決定要再等下一輪的換班,肯定能夠找到異常的地方。

整個夜晚兩人只輪流小憩了一會兒,就在天微微發白時,櫻井輕輕拍醒了松本,「是那個人嗎?」
松本提到的人從角落拐出來,提著大包包,等著和大家一起離開。對於這個發現,兩人對視的眼中同時閃出了光采,接著櫻井更發現,同一個角落跟著走出來的人竟是當時捆綁他和松本的其中一人。

等一交班完,一切又是正常工廠的樣子,這次他們認真地數了所有的人數,進出工廠的和工作中的員工總少那麼2、3人。

兩人輕輕地交互擊掌,」這下能將功贖罪了!」櫻井這才發現松本的手非常冰冷,將松本剛才起身時滑落的外套重新罩回他身上。
松本確實感覺冷,這時也不便出聲推拒櫻井,不過身上的外套淡淡散發著屬於櫻井的味道,讓他不自覺紅了臉,身子好像也沒那麼冷了。




兩人悄悄離開碼頭,找到二宮和阪本,說明前一晚的發現。

阪本馬上召集了一個會議,討論如何搗破這宗交易。
「這下他們的交易地點99.9確定了,克里斯一定會出現,我們先盯梢一陣子,看準時機再下手。」
阪本向署長提出借調了幾個緝毒組和重案組的菁英同時,另外也替櫻井和松本說了情,好不容易才說服署長同意暫緩處份。

走出署長辦公室,看了一眼正立在門外的兩人,阪本把手上的資料放在兩人面前,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們吶,不要仗著能力好,這麼亂來,今天你們boss心情好,我才好說話。」

「是不是沒事了?」松本拿著被塗得亂七人糟的」報告」跟著追上去問。
「看你們表現囉,而且你們的警槍還沒找回來呢,這個啊,還是要好好寫完。」

說是這麼說,眼看破案的時機就近在眼前了,大家都情緒都非常興奮,不會被這種小事困擾。



而且就在第二天,便跟監到克里斯頻繁地出現在煙火工廠,雖然總是精心變裝過,但警方在暗,他在明,又是特別被注目的人物,很容易就被發現。

監看了幾天,看著他們帶進帶出的物品,警方已經能精準掌握了裡面有多少人。


幾天後的一個夜晚,煙花工廠從碼頭的貨櫃悄悄搬進了幾大箱的貨物,在盯梢的同事通知了阪本之後,便齊集了所有小組成員。
阪本的目標是克里斯上游貨源的大毒梟,緝毒組原想大動作破獲杉原組的毒品交易,也被阻止了,這次立功的是櫻井和松本,緝毒組也只能遵照阪本的指示,暫時按兵不動。

耐心地等待所有貨箱運完,趁工廠交班的時間,先將工廠內的員工全擒住,接著只憑著簡單的幾十個警力,便將地下室的人全部拿下,當然包括了驚訝不已、完全來不及反應的克里斯和杉原組主導交易的頭頭。

櫻井和松本的佩槍終於是在貨箱中被翻找到了,絲毫無損。




算一算也是有近2k,有解渴到嗎?

先上1章,近日完結~ 

05.17更


18



杉原組掌握著日本最大宗毒品市場,克里斯促成這次交易,在他們組織裡算是數一數二的大筆交易,要做這麼一大筆生意,自然連克里斯的上級都要來到日本,組織裡每次會在完成交易後舉行「慶功宴」,所有交易的資料會在宴會上確認,這個是國際刑組織早就掌握的資訊,只是毒梟們也很警覺,目前只有成功滲入過2次所謂慶功宴,而這個國際販毒集團又是組織極為龐雜,總難斬草除根。



慶功宴的保安一定是格外嚴謹,因為相關的紙本及數據資料都會呈在現場,國際刑警追查的重點除了毒販之外便是這些資料。

阪本深知若要一網打盡,得讓慶功宴照常舉行,下令先封鎖消息,工廠仍正常運作。克里斯是個重要的關鍵角色,有人裡應外合,便能人贓俱獲。警方在暗處監看著所有人的一舉一動,行動完全不能走露一絲消息,和克里斯的交涉直接就在地下貨倉進行。




「稍早我收到消息,你們南加州那邊的藥頭已經在墨西哥被抓到,你被遣返的話,不會直接送你回美國,就先讓你到墨西哥的監獄待一陣子,你知道那裡不好待,會發生什麼事你應該比我們還清楚。」

阪本冷靜地說著,克里斯只聽得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直冒冷汗,說不出話。



「你還是乖乖和我們合作...」看著對方預期中的反應,阪本知道這個威脅很有效果。

克里斯無可奈何地表示「這個晚宴只招待熟面孔,你們若要有人進去,只能由我帶,這個另一半比較麻煩…」


「我去。」松本和櫻井很有默契地同時挺身自薦。

大家知道克里斯的癖好,都非常訝異地看著兩人。




「這次任務很危險,你和其他同事待在外面。」

「憑什麼我要聽你的,危險的任務難道我就做不來嗎?」

「這需要足夠的經驗。」

「我可不覺得我能力比你差。」

「那...猜拳吧,猜拳最公平!」櫻井說著已經伸出右手。


這次仍輸給了松本的拳頭,但櫻井看著手上擺出的剪刀卻露出了笑容。


怎知松本毫不退讓,很快地說,「你輸了,這次我去。」

櫻井聽了睜大了眼不可置信,卻被堵得無法辯駁。


「上次誰都不願意,現在是扮上癮了嗎?真是搞不懂你們。」

阪本看著兩人爭執又起,很不理解,確實這個任務非常危險,但他心裡也清楚,這個任務只有他們兩人其中一人去才有贏面。



克里斯坐在一旁,一派輕鬆,看好戲似的說,「我只能帶你們進去宴會,之後你們要怎麼做,我可幫不上忙。」


情緒有些焦燥的阪本一聽難得地來了氣,一把抓起對方領口,大聲地威脅著。

「你的犯罪證據在我們手上,你逃不掉的,最好別耍什麼花樣!」





慶功宴就在隔天晚上,松本並沒有太多時間準備。

雖然都是臨時找來的衣飾,但松本扮起女裝真是驚艷四座,連克里斯都目不轉睛地看傻了眼。


二宮親眼見證了這一刻,雖然萬分擔心,但心裡還是偷偷讚嘆著自家弟弟的美貌,上前小心地幫他戴好監看用的頭飾和隱形收發器,邊戴邊叮囑著,「自己一人千萬要多留點心,等著和你真正的慶功。」

松本點著頭,忍不住緊緊抱了二宮一下。


櫻井在一旁則全程冷眼,眉頭緊皺。

等二宮離開到一旁測試設備,才開口對松本說,

「遇到什麼事先保命,別逞強。」

「知道了。」

掙扎猶豫了一會兒,才有些沈重地說,

「記得我們的約定...」

「拜託,你別一副生死永別的樣子好不好,多觸楣頭!」


松本故做生氣地頂回去,但他知道櫻井是擔心自己才這麼婆婆媽媽,自己本來也是不想櫻井涉險才搶做這任務,努力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這個任務絕對要圓滿成功才行。



櫻井走到克里斯身邊,附在對方耳邊說道,「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保證你不會好過。」看到櫻井的黑臉克里斯楞了一下,在櫻井轉過身之後,隨即帶著一付瞭然的表情看向松本,不明就理的松本只是狠狠地回瞪了他一眼。



沒有參與之後的行動作戰會議,櫻井獨自離開了現場,看著他離開松本不禁猜想櫻井是不是氣惱自己,一度猶豫著該不該追上前去,但想想真追上了也不知道能說什麼,遂把心思放回眼前的會議,


阪本一組人和克里斯討論著晚宴大致的情況,全部都再三確認後,對方表示還是無法百分之百保證不會有變數,這點讓在場的警官都為松本擔心不已,到時候就只能靠松本臨機應變和警方佈置好的外援了,事情會怎麼發展大家心裡都沒個準。


直到警方展開行動,松本都沒再見到櫻井。



19


雖然從克里斯那裡知道宴會地點,但是擔心打草驚蛇,在那之前警方完全不敢有任何大動作,也沒敢先派人接近目標地點。


那是一個私人俱樂部,一幢位於市郊獨棟的別墅,非常隱密,防護層級也很高,進門竟然還能設有金屬探測器,槍械都無法帶入場,連警方也很難能查到有這麼樣的一個地方。

當晚為了準備隨時支援松本,同時等待時機要將毒䲷們一網打盡,警方悄悄地在別墅外圍佈署了大批人馬。


松本覺得自己已經做好了萬全的心理準備,但是當他被克里斯親密地攬著肩走進世界級毒梟的聚會時,心跳完全不受控地狂跳,四肢有些僵硬髮麻,他覺得自己不是那麼膽小的人,也並非真的那麼沒見過大場面,但是一踏進會場,就只剩自己一人孤軍奮戰,他清楚自己得要堅持到齊集所有證據,這個任務才有意義,即使犧牲生命必需不負眾望。



克里斯是組織很器重的人,在組織裡地位也不低,松本跟在他身旁努力陪著笑容,這個宴會只是在確認已完成的交易,以輕鬆的型式進行著。除了克里斯心裡有鬼略顯緊張,其他人都是一派輕鬆,吃著廚房大廚現做的豪華餐點,邊聊著天,有不少人來和松本攀談,甚至毫不客氣地動起手腳。

等松本擺脫他們,才發現克里斯已經離開大廳,松本藉著找他的機會,四處觀望,就在圍了大群人的起居室門口撞上了一個滿臉大鬍子的西方人。

兩人對峙了一會兒,對方首先發難,松本一不留神已經被對方抓住。

「這是誰帶來的人!」松本雙手被反制在背後。

跟著克里斯被一個壯漢抓著後頸,也來到大廳,一看到松本被抓住,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抓著松本的人將頭靠在松本後頸肩上,作勢吸了口氣,慢條斯理地說,」她身上有警察的味道~~」用的是英文,克里斯一聽便腿軟跪在地上,等於是承認了,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回答,已經被槍殺在松本面前。


松本猝不及防地被眼前發生的事嚇得全身發僵,腦袋一陣空白,旁邊另一人走到他面前,伸手抵住松本下巴抬起他的頭,正要說話,後方突然一陣喧譁。


「喂你,現在不是送餐點的時候!」「聽到沒!」大廳裡有人用英語吼著,但那個廚師打扮的日本人,只是自顧自地低頭走著,身旁又有人急著用日文說了一遍,伸手想攔住送餐的人,卻被巧妙地閃過,那廚師一跨步走進了松本所在的起居室,就在松本看清來的人是誰的時候,櫻井扔下手中餐點啪地關上門反鎖,順手還推了張桌子擋住門口,所有動作一氣呵成,廳裡和房裡的人全都來不及反應,松本藉著身前身後的人閃神那一瞬間,扯開前方那人的手蹲下身子用身體撞開制住他的人,那被撞一個踉蹌跌到櫻井身邊立刻被輕鬆解決掉。



==


當阪本他們在準備對付這場晚宴時,櫻井愈想愈覺只靠克里斯,松本實在太危險,會場裡不能帶槍械,如果身份暴露了,就只能任人宰割,他得另外想辦法。


先回到警局,找出當時第一次跟蹤克里斯的資料,帶著生田和幾個重案組的後輩,去到克里斯的」辦公室」搜索,找出了一些關於這次慶功宴的瑣碎資料。幾張別墅的手繪平面圖用英文潦草地標示了幾項保安計畫。

看起來是討論中的草稿,櫻井盯著平面圖看了一會兒後,對其他後輩說,「你們先把證據帶回去,然後到別墅外待命,聽阪本前輩指示行事。」

他自己則帶著生田,「查看看這棟別墅的建築師是誰,能不能找得到人。」


打了幾通電話,很幸運地這棟別墅的設計者就住不遠處,兩人去拜訪時,建築師很配合地詳細解說了這個別墅的設計概念,還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資訊。

這別墅設有一條一般租賃者都不會用到的地道,也是他得意得設計,這條地道櫻井確定沒有在手繪圖裡看到,到了別墅外,果然通道入口那裡並沒有毒販們的人手,櫻井帶了生田悄悄潛進去。

廚房這端的入口在廚櫃的後方,確定了廚房裡只有2個廚師打扮的人,悄無聲息地擊昏2人,生田和二宮確認了松本那邊的情況,讓生田看住廚房,櫻井則換上了大廚的衣服,大著膽子端上餐盤往大廳走去。




起居室裡,松本和毒販頭子打得難分難解,那人身手堪比專業拳擊手,松本的打扮不利他伸展手腳,受了幾個重拳,等到櫻井解決了其他人,合兩人之力才終於撂倒對方。

松本用身上的監視器將屋裡的資料都拍下來傳給二宮,櫻井也拿出隨身碟複製了所有的檔案,兩人的絕佳默契加上好身手制服了起居室裡的犯人,資料證據也都確定到手,早前櫻井打鬥時便一邊用身上的麥克風向阪本回報,就在廳裡的人破壞了門牆要衝進來前,外頭大批的警力一舉衝進別墅裡,將裡頭的毒販逮住,這個國際販毒組織此次交易資料和集團首腦人物總算全落入了警方手中。


這次抓到的毒販人數並不多,但落入警方手裡的資料卻是最齊全的,根據這些資料國際刑警將更容易掌握犯毒組織的運作流程,調查了這麼長時間花了許多心力總算沒有白費,另一方面緝毒組也如願將杉原組一網打盡。


==



將人犯押解至警局,簡單辦了些手續,阪本便讓小組成員暫時解散。


二宮早在確認松本安全無虞,自己部份的工作結束時,就以最快的速度消失無蹤了。

櫻井、松本和生田順路相偕一起回家,松本此時已經換下女裝,卻仍扭著腰枝和生田相依相偎地開著玩笑。「下次記得再來光顧呀~恩客~」


櫻井走在邊上看著兩人一路笑鬧,直到叉路口和生田道別後,剩兩人一同走在回家方向,周圍瞬間安靜不少。


心情大好的松本看著櫻井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有些摸不著頭緒。

「你生氣了?」

「沒有。」

追著步伐有些快的櫻井,探過身子轉頭問他

「你在生什麼氣?」

「都說了沒有!我要回家了。」


「是嗎?還想問你要不要去吃家裡附近新開的那間蕎麥麵店呢。」

「………」櫻井轉過身楞楞地看著松本,肚子很不配合地突然發出餓著的聲響。


「走了啦。」松本看著櫻井的冏臉笑得開心,繞過櫻井往前走去。

「一起吃飯?」櫻井趕緊跟上去,著急地問。

「吃麵!」松本說著踏著極輕快的腳步將櫻井甩在後頭。



20


結束了大案子,所有人都是一夜好眠,花了幾天時間將後續的事情一一處理完畢。


然後藉著慶功也藉機歡送阪本,幾乎整個警局的人聚在一起歡快地鬧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櫻井和松本在路上正巧相遇,一起進了警署大門。



「恭喜你啊,櫻井君…」

松本和櫻井剛走進警局,四周同事的祝賀聲便不斷傳來。


「恭喜櫻井前輩…」


松本跟在他身後不明就理看著櫻井微笑謝謝大家。

兩人一進生活課,課長馬上走過來靠在櫻井身旁,小聲的說,「被國際刑警挖角很難得呢...」


松本一聽,也不顧正在說話的是課長,一把抓住櫻井將他跩進旁邊空著的會議室。


「你要去國際刑警組織?」

櫻井看著惡狠狠瞪著自己的松本,笑了笑說,「小潤若要我留下來,我就不走。」

松本看他一副悠悠然的樣子,心裡氣的是為什麼全警署都知道這事,唯獨身為搭檔的自己完全不知情。


咬了咬下唇,冷冷地丟下一句,「你要走就走,跟我沒有關係。」說著便甩上門一逕地步出警局。





該是上班的時間,茫然地走在街上,聽到櫻井要離開松本便無法克制那股心被揪住的感覺,一股氣悶在心底無處發洩。

大白天的也不知能去哪兒,巷子裡許多店掛著」酒」的招牌,但沒一間到營業時間,腦中忽地想起櫻井曾告誡過他若是自己一人千萬別在外頭喝醉,』什麼嘛,我為什麼非得要聽你的!』,洩憤似的踢了一旁的立地招牌一腳,然而心裡雖這麼反駁著,最後仍是去了家裡附近的便利店抱了幾罐酒精性飲料,乖乖地回家,狠狠把自己灌醉。





隔天松本頂著宿醉頭疼進警局,對於昨晚進了家門後的事全沒一丁點印象,早上喝了幾杯加倍濃厚的咖啡,也沒能讓腦袋裡箍緊的那條神經線放鬆一些。

煩惱著該怎麼跟boss解釋昨天無故翹班,現在又宿醉的窘狀。走進生活課還沒見到課長,竟赫然發現一旁櫻井的坐位收拾得乾乾淨淨一塵不染。


「櫻井…前輩呢?」松本緊張地問著一旁同事。


「呃...11點半往成田的巴士...」同事看了看錶,正要繼續說下去。


松本腦袋一熱便往外頭衝去,在警署外著急著想要攔車,忽然看到生田的車慢悠悠地轉進大門口,松本立刻上前攔住他,生田將窗戶放下,疑惑地看著松本氣喘吁吁的樣子。

「斗真,車借我。」

也不管生田慢半拍的反應,開了車門就把人拉下車,早就顧不得宿醉的頭疼,帥氣地倒著車往外衝去。

「誒~小心開啊,我的新車!」生田追了幾步,緊張地看著自己的車就這麼被」搶」走,瞬地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



到了巴士站, 牆上的鐘正顯示著11點30分,松本著急地尋著往機場的巴士,遠遠看著最後一名旅客上了車,就在他快追到時車已緩緩開動。

顧不得周圍的人,朝著車子方向放聲大喊。「櫻井翔,你不准走,你和我約定的事還沒做到不准你這麼一走了之....」車子在巴士站車道上低速行駛繞著往出口去。松本愈追愈洩氣,「你就非要我親口說出來是嗎?你聽著,櫻井翔,我不要你離開,我要你留下和我一起成為最厲害的搭檔,」松本追喊得累了,放任自己頹然跪坐在地上,「說好的,我不要你走,別走...」愈說愈小聲,小奶音已經帶上哭腔。



- -



「あ…のさ…」身邊突然傳來熟悉不過的低沈嗓音,聲音的主人在松本身旁蹲下。

「我說你啊,好歹我也是你前輩,總這麼不帶敬語地叫我,以後局裡的後輩都要學著你了。」



「你...」松本滿臉驚訝抬頭看著身前的人,「車...走了...」一時間不知該先困惑還是該先生氣又或者心裡已經覺出點自己沒意識到的欣慰感。


「我只是來送阪本さん。」


「誒?」

「我答應要和你一起成為Top的搭檔...」又是那一臉似笑非笑。

「還說搭檔,你...不是要去做國際刑警嗎?你走...走啊。」說著發洩似的用力推了櫻井一把。

「聽到你的肺腑之言,我哪捨得走。」


松本臉一紅,想到剛剛失態的樣子,現在當事人就在面前,最糟的狀況就是自己說的話櫻井一個字也沒錯過。

「我...我要回去了。」松本有些鴕鳥心態地不想面對,倏地站起身,卻一個不穩跌入跟著站起來的人懷中。


太清楚松本的脾性,櫻井這次難得沒乘勝追擊,轉移了話題。

「你怎麼來的?」


「啊,斗真的車!!」用力推開櫻井,著急地往巴士站外奔去,正好目送生田的新車被吊車拖著緩緩駛遠。

「我一定會被他殺了.....」



==


回到警署,松本不知是還在宿醉頭痛又或是擔心來自生田的生命威脅,一路只是呆然地任櫻井拉著走,直到兩人走出陌生的樓層,站在陌生的辦公室前,看著面前的牌子寫著「刑事局特別偵查組。」松本仍然楞著沒意識過來。

「恭喜榮升啊,松本課長。」櫻井舉起了手在松本面前揮了幾下,這才好不容易把出了神的松本給喚回來。


跟著櫻井走進嶄新的辦公室,幾張空著的辦公桌,還只有2張桌面上立著名牌,一如櫻井剛才所說,自己的名字前頭掛上了課長的頭銜,另外則是櫻井的名字前頭寫上了組長2字。

松本快步來到門口將辦公室外掛牌上的字好好讀進心裡,好像發生了不得了的事,走回到櫻井面前質問著。「你...早就知道了?那...國際刑警是怎麼回事?」

「我一開始就拒絕了。」


「痛..痛...痛啊,潤...很疼的啊。」

松本眼裡像是要噴出一團火來,毫無預警地將櫻井打倒壓制住,跨坐在躺倒在地的櫻井身上,兩隻手撐在櫻井耳側,狠狠地瞪著眼前的人。

「這麼耍我你很開心嗎?」


櫻井兩手輕輕一掰,松本頓時失了支撐,整個人撲在櫻井身上。

「呃...能這樣抱著你更開心。」鼻頭被松本的額頭瞌上,櫻井仍伸出雙手抱住身上的人。


櫻井無聊的調戲讓松本忍不住漲紅了臉,但也隨即反應過來,「不對,竟然沒否認!」,掙脫櫻井的手,重新撐起身子一手抓住對方的領口,「你承認是故意耍我!」


「我是想要好好告訴你的呀,但是你昨天一下子就跑得不見人影。」

 

松本楞了一下,』原來問題還出在自己!?』


「...不過倒是因為這樣才能聽到你在巴士站...」

櫻井話沒說完松本便握起拳頭阻止他的話。


「你要是敢再提起巴士站的事,我就馬上讓你的圓下巴變成3層下巴!」

「小潤這麼深情的告白,很難忘的。」

「誰跟你告白了,我只是覺得你這個人做為搭檔還算可以。」

「誒?親也親過了抱也抱過了,你不能這樣不負責任!」


「你裝睡的事我還沒跟你算!」

「我那是為了世界和平、鄰里共榮呀!」

「櫻井翔你.....!」



「咳...」忽然響起不屬於兩人的聲音,一抬頭,只嚇得兩人同時從地上彈跳起來,動作一致地向面前眉頭皺得死緊的人敬禮。


「兩個都到我辦公室來!」大boss原本是準備要來恭喜兩人,順便話話家常。

但是沒進門便看到兩人一上一下佇著曖昧不清的姿勢,覺得有必要好好對他們做個教育宣導,訓話這檔事還是回到自己辦公室比較有威信。


離開前站在門口望著一會兒』重案特別偵查組』的牌子,深深地嘆了口氣,希望自己的決定沒有瑕疪。






Fin


评论(14)
热度(45)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