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你的さわやか和我的ぷるぷる


深夜寫個小短文偷偷表白深山奶綠gn畫的這一幕,實在太喜歡了!!



耶比!表白太高調被發現,成功要到圖檔啦~~@深山奶綠




==

「まっちゃん,你太明顯了。」回樂屋的路上,櫻井落在最後小聲地說。

「嗯?」走在前方哼著小調的松本揚著嘴角,轉頭丟出一個粘呼呼的小奶音。


今天的松本很不尋常,連大野都察覺到了。

「發生了什麼好事嗎?」大野離得不遠一聽到便好奇地跟著發問。


「什麼?怎麼了嗎?」松本一丁點也沒意識到自己的反常。

「你今天沒吃到,好像一點也不失望啊~」二宮也加入了話題,明明漢堡肉這麼好吃。


五人陸續進了樂屋。相葉聞著手上殘留的檸檬香味,邊提出疑問。

「話說你剛剛一個勁兒地走到翔ちゃん面前,把大家都嚇到了。」


「就是,還好相葉氏這次反應不錯,有跟了上去。」

「哪有,我不是讓大家一起聞嗎?才不是向他走去。」松本紅著臉否認,自己明明及時停在leader面前。

「你要不要請staff給你看回放,翔ちゃん被你搞得全身僵硬,動作超級不自然。」


二宮沒拿上包裡的遊戲機,大野也沒拿起手機上網,相葉更是興緻盎然,大家對於弟弟的關心大過於自己的興趣,3人圍著松本一個勁兒地質問,

櫻井被晾在一旁,不知該怎麼解救松本,確實他的まっちゃん整場錄影心情好得不得了,而且還有些心不在焉,答題看似認真,播VTR卻時不時走神,還玩起面前的漢堡包。

最不妙的是整場一直露出莫名傻笑的表情。

他當然知道原因,松本從昨晚就這副模樣了,一早也難得沒有起床氣。


「咳,松潤トラマ收視好,拍攝也順利,心情好理所當然的呀。」櫻井終於開口。

但聰明如二宮,怎麼會輕易相信這種明顯搪塞的理由。

「你們倆做了什麼事?」櫻井不說話還好,理由只有他知道的話,那肯定就是倆人之間發生了什麼麼事。


「誒~~」相葉一臉八卦,發出一個曖昧的長音。

松本覺得再不解釋,一定會被誤解。「是翔くん要去Rio。。。」

「哇,翔ちゃん,你已經被松潤厭煩了呀,你要好多天不在,竟然讓松潤心情那麼好。」

「笨蛋,你覺得有可能嗎?」二宮翻了個白眼,「肯定是翔ちゃん做了什麼承諾,說不定還為J做了什麼計劃。。。」

「你跟Nino說了我們要去旅行?」二宮還沒說完松本就睜大眼瞪著櫻井。

櫻井不禁皺起眉,」難道人的心情一好判斷力就會下降?」

二宮一臉原來如此,欣賞著自家弟弟臉紅害羞又暗暗心喜的萌樣。


「翔ちゃん是因為計畫這個旅行幾天沒睡好?」

「你這計劃狂,只是個小旅行也要花那麼多時間排行程,熬夜熬得臉都腫了。」

「我還以為翔ちゃん是熬夜準備奧運的資料呢。」

面對團員你一言我一語的調侃,櫻井已經無奈的不想再多解釋了。


=

「お忍び旅的企畫停了,我們自己來個兩人的お忍び旅吧。」
這是前2天櫻井對著情緒有些低落的松本說的,其實最近除了松本拍戲和他的定番,其他的工作都是一起的,照理來說兩人並不算忙得見不到面。

松本卻在他確定了要去巴西時突然變得消沈。

『這麼多年了,還是個怕寂寞的孩子。』櫻井心裡對松本情緒的見解,於是有了以上的提議,他要計畫一個完美的旅行,用美好的回憶陪伴松本。




然而松本卻是擔心著這一趟旅程如此之遠,櫻井或許為了工作,得跑不只一趟,到時又要累得瘦了。還沒發生的事已經先放在心裡心疼了起來。

怎知櫻井突然給了旅行的提議,說著お忍び旅企畫做了那麼多期,大抵知道怎麼能避人耳目,哪種地方能去之類的情報也整理了不少,松本早想著要和member一起做企畫,這也算另類的合作,又是和櫻井一起,簡直開心得不得了,馬上將擔心先放在一旁,好心情藏都藏不住。


==

「這麼得意忘形可不行,毀了旅行得不償失喔。」

只剩2人的樂屋,櫻井抓住正要走出門的松本,用雙手把人禁錮在牆邊,認真地說。

「知道了啦。」換做以前兩人這樣的姿態松本肯定害羞臉紅,但這次卻帶著滿面笑容,輕輕點了下眼前ぷるぷる的唇,然後丟下楞在原地的櫻井,跑出了樂屋。









评论(16)
热度(136)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