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Winter Sweet 6

[翔潤]Rosa Multiflora:


梗源 by  @Fi Fi  、獵戶寒 ~❤


===


三人相對無語,空氣凝結著,塜本試了幾次電話仍未接通,試探地詢問是不是可以問問松本的父母。

櫻井楞楞地點了下頭,怎知接通的電話那頭傳來的卻是比他還緊張的聲音,

「翔君?是翔君嗎?小潤沒事吧!讓我和他說說話,他們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


「...小潤不在我身邊,對不起,我連他人在哪都不知道。」櫻井語氣滿是愧疚。

「說是去登山了,難道你沒有和他們一起嗎?」松本爸爸從冷靜不下來的松本媽媽手中接過電話。

櫻井腦中忽閃過一則傍晚時雖然看到了但並沒太在意的一個山難搜救新聞。


稍早前是店裡的店員看到了新聞報道的地點和老闆說要去的地方相同,有些擔心卻連絡不上人,過來詢問狀況,松本的父母當下才知道兒子上山這件事。




接到電話急忙趕到櫻井身邊的平岡,正忙碌地連絡相關單位,但除了搜救正在進行中,再也問不到更進一步的消息。
櫻井恨不得馬上趕到出事的地點,親自去找松本,一行人飛車趕往現場,不算太近的路程,一路上櫻井只是沈默不語,平岡見他全身止不住地微微顫抖,心裡的焦慮顯而易見,心裡只能默默祈禱著松本平安無事。






車子才剛接近山下櫻井已經忍不住探頭掃視著四周情況,在遠遠的登山步道入口處,停著2輛閃著燈的救護車,櫻井眼尖地在其中一輛後方看到熟悉的輪廓。
松本身上裏著毛毯手裡端了杯冒著熱氣的水,一臉疲憊。

櫻井一行幾輛車一駛近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松本看著這些非常熟悉卻不該在這裡出現的車,心裡一下閃過各種想法,放下手中的杯子踉蹌起身,六道在一旁眼明手快地上前扶住他,跟著往前移動了幾步。


車都還未完全停妥車上的人就急忙地下車,松本從未見過櫻井如此難看的臉色,不知道櫻井是如何知道自己所在之處。然而隨著櫻井走近,別說開口,連頭都不敢抬,尤其當他發現那雙眼裡除了擔憂,還有他沒見過傷心和憤怒。


剛下過雨的山區吹來的風一陣陣透著寒意,松本低著頭只能見到櫻井垂放在身側的手,伸出右手想拉他,怎知才碰上便被甩開,有些驚訝地抬起頭,兩人視線終於交匯,櫻井咬著牙緩緩舉起手,松本下意識縮著肩閉起雙眼,還等不到疼,身子已經被往後拉。

「你別怪他,是我不顧壞天氣硬要帶著他上山...」

本來看到松本完好地站在自己面前,雖然臉色很差,櫻井懸著的心已經放下一大半,心裡紛雜的情緒沒個出口,在松本試著拉他的手時感到一陣冰涼,本能地縮了手,低頭一看,只見到六道一雙手扶著松本臂膀,人也靠在他懷裡,再也藏不住心裡的怒氣,但是當他真的看到松本害怕地緊閉雙眼,終於還是下不了手,怎知聽了六道的話卻讓櫻井氣不打一處來,舉著的手握成拳頭,松本察覺到櫻井的情緒和動作,在他一拳就要落下那瞬間往六道身前一站,櫻井看著松本上前,大驚之下收了些力道,卻止不住去勢,拳頭生生地砸在松本臉上。

松本一個踉蹌,站不穩身子,六道再度自身後扶住他。
看著松本痛苦的表情,櫻井心如刀絞,混合著憤怒、不甘心、醋意與心疼,臉上雖面無表情,但松本從他紊亂的呼吸,便知道他心裡極不平靜。

輕輕掙脫六道扶在肩上的手,松本往前一步低頭靠在櫻井胸前,低低說了聲「對不起。」

櫻井閉上眼,一直含在眼裡的淚水終於順勢流下,緊緊抱住了松本,說不出話來。






這個時節天氣本來就變化大,山區氣象更是難以預測,六道一早看過預報,這天並不是登山的好日子,但松本如期赴約,他不想錯過這個機會,準備入山當時雲層雖厚了些,仍是有些許陽光,仗著自己經驗豐富,有信心不至於讓兩人發生什麼大事。
怎知下午的一陣濃霧讓兩人走岔了路,不適應山上環境的松本身體出現不適也讓六道失了冷靜的判斷,情況愈等愈糟,不得已只好求助救難隊,六道手機最後的電力只撥通了求救電話,沒辦法定位也增加了救援困難度延長了救援時間,幸好被尋獲時兩人都平安。

醫護人員本不放心讓松本離開,但本人非常堅持,櫻井只好以家裡有專屬醫生不會有問題作保證說服了對方。



直到上了櫻井的車,松本都沒敢再回頭看一眼身後的六道。


「你的手機呢?」
「掉在山裡...」

「打個電話給你父母和小栗他們。」櫻井將自已的手機遞過給松本。
「欸?」父母就算了,難道櫻井向朋友們查了他的行蹤?

聽出松本的疑惑,櫻井語氣冷淡地回應。「我只是在酒吧碰巧遇到他們,我對你從來就只有信任。」

松本的心不自覺揪成了一塊,雙手忍不住顫抖著,手中的電話差點拿不住。
好一會兒才緩下了心情,給父母報了平安。

另外也沒和小栗多說,電話那頭的好友聽出松本的不對勁,知道人沒事就好,識相地沒再多問。





櫻井默然地望著窗外,松本講完電話後,也沒再開口,一車子的人就這麼沈默了一整路。





「回房去休息吧。」進門後櫻井好不容易說了第一句話,說完便逕自走開,松本只能聽話地往自己房間回去。




平岡無奈地看著兩個人分別回房,找到吉田,請他準備冰敷袋和退燒藥送去松本房間,還交待了看松本有什麼需要,幫他準備一下。


已經很久沒在自己房裡過夜,櫻井一頭倒在整理得一塵不染的床上,閉眼想著今日發生的事情,心裡一直無法平靜。





起身沖了個稍涼的澡,讓自己清醒一些,坐在床邊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輕手輕腳來到松本房間。

累了一天又受了驚嚇的人已經沈沈睡著,枕邊滾落溫度仍有些冰涼的冰敷袋,櫻井不捨地撫著松本的臉頰,嘆了口氣,鑽進已經暖足了的被窩裡,將松本牢牢抱在懷裡。



松本只輕輕地動了動身子,習慣性自然地伸手回抱櫻井,完全沒有被吵醒,在櫻井懷裡安穩地一覺到天亮。



直到早晨才自吉田口中確認前一晚的溫度不是一場夢。

「您大概是睡得太深沈,昨晚會長是在您房裡過夜的。」

吉田正要繼續詢問眼前呆楞住的松本要不要用餐,就見櫻井從外面走了進來。



「好點了嗎?」櫻井的語氣平靜,不見平時對自己的溫柔,松本微微點了一下頭。
櫻井上前一步突然往自己面前伸出手掌,松本下意識要後退。

櫻井見狀只得先攬住了松本的後背,接著才又伸出另一隻手附上松本的額頭,眉頭微微皺起,「這不是還燒著嗎?怎麼不好好躺著休息。」

看著松本咬著唇眼眉低垂鼓著雙頰彆屈的樣子,櫻井這才意識到自己口氣不善,本來只是心裡不捨語氣便急了些,並沒想對松本生氣,尷尬地看了下周圍的人,對吉田說,「做些合胃口的食物送過來。」搭著松本的肩往房間回去。



在家裡待了好一段時間松本才又回到自己經營的花店,其實松本沒有病得太久,只是覺得這一陣子確實很久沒有在家好好陪櫻井,發生了那件事,櫻井沒有責怪自己也沒說過一句重話,甚至連提也沒再提起,讓他在心裡準備好向櫻井解釋的話語全不知從何說起。

這期間六道幾次找到花店去,都沒能見到松本,不得已只好寫了封信托店裡的人轉交給松本。



幾前天松本就已經從今村手上拿到六道的信,裡面寫著對松本的歉意及滿滿心意,他就要出發去巴黎了,希望最後能夠見他一面。

松本不知道該怎麼跟櫻井開口,也不想再瞞著櫻井做任何事,猶豫著不知該如何,眼看時間剩下不多,只是愈來愈著急。

終於還是櫻井先看出他心裡有事,追問出來時已經是六道要出發的那天早晨,櫻井二話不說陪著松本便往機場趕去,松本心裡是既驚訝又感激。



來到機場,很容易就找到人,六道見到松本非常高興,櫻井讓他們兩個獨自話別,和塜本站在幾步之外看似無意地盯著兩人。

該說的話都說過了,互相擁抱之後,六道逕直往櫻井的方向走去,塜本基於保護心態,往前跨了一步,被櫻井伸手拉住,六道昂然站定在櫻井面前,一臉無所畏懼。


松本怕他們起衝突,趕忙站到櫻井身旁,櫻井順勢牽住了松本的手。


看著櫻井的動作,六道深深吸了口氣,「讓他陷入危險是我的錯,但是我喜歡他想給他幸福的心意並沒有錯,要是我能比你早遇到小潤就好了。」

松本臉上瞬間染上紅暈,小聲呢喃著「六道哥…」

對比櫻井的冷靜,六道顯得有些激動。

「如果讓我知道你讓他受了哪怕一丁點傷害和委屈,我都會馬上飛回來帶走他。」


「不會有那種機會的。」櫻井的表情沒有一點變化,用平靜且堅定的口吻說著,但握著松本的手不自覺地緊了一下。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還是松本打破了沈默,柔聲對六道說。

「六道哥,謝謝你,但是認識翔君並且能待在他身邊就是我最想要的幸福,希望你也能找到那個讓你幸福的人。」



六道苦笑了一下,瀟灑地轉身揮別他們,往自己的世界大步向前。






回程時櫻井一路沈默著望向窗外,但握著松本的手,沒有放開過,松本偶爾幾次偷偷看過去,似乎都能看到櫻井微微上揚的嘴角。









-TBC???


完成了好興奮,這才是完整的生賀,很有誠意的5千字喲~     (我知道妳接著要摧遲很久的小潤生賀了,滾回去繼續努力


這篇番外從冬天開始走過了春夏在秋天告一個段落,沒想到拖了這麼長時間,時光飛逝呀,謝謝一直支持文支持我的小天使們,
會長和他的情人故事還可以繼續(大概...)

但我暫時沒梗了
歡迎大家繼續提供,之前keep的若有合適劇情,或許也有機會見天日。




评论(4)
热度(53)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