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 Gardenia 1

Rosa Multiflora:

花花系列重出江湖,趕在潤月尾巴, @Fi Fi 


第一段眼熟的話就跳過唄,是為了文章完整(騙字數)用的

  


  

===

  


  


  


梔子花(Gardenia)

拉丁學名:Gardenia jasminoides

花語:堅強、永恆的愛、一生的守侯





0


   左盼右盼好不容易等到了松本的來電,那相隔半個地球遠的聲音只是匆匆說著他們很平安便急著掛掉電話,櫻井懸著的心並沒有放下多少。

   松本剛下飛機時不是沒想過要趕緊給櫻井打電話,但是他手上托著2人份的行李,和一旁身體些微不適的翔子媽媽,讓他實在分身乏術,直到過了海關,櫻井舅舅派來的人接了手,才讓他能報個平安,但是馬上要上車,讓他也無法多講幾句話。

   櫻井的心從美國來的那通電話開始就沒放下過,從未見過面的表弟夫婦在一場車禍中喪生,櫻井的舅舅有2個兒子,發生車禍的小兒子和櫻井年紀相當,從小和翔子媽媽感情很不錯,即使翔子回日本定居仍常常會互通視訊電話,櫻井也看過不少兩人所生那一對混血娃娃的照片。

   惡耗傳來的時候翔子媽媽正好染上風寒才剛要痊癒,身體還非常虛弱,這讓櫻井很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回美國,可是自己的身份並不適合去拜訪那個”家”,商量之後便由松本陪著過去。

   松本一見到加賀陽一就馬上認出對方,那雙眼睛和鼻子,就和櫻井一模一樣,畢竟同樣是男人,眉宇間的英氣比起母親還多像那麼幾分,櫻井的舅舅一見他強撐著喪子之痛親切地和他打招呼,「旅途辛苦了,在這裡不用拘束。」

   翔子顧不上身體不適,拉著弟弟要詢問詳細情況,加賀轉身吩咐著家裡傭人,要讓松本先去休息,松本見這情形也不好拒絕,跟著被帶到一間乾淨整齊的客房。


   倒著時差,松本拿著手機思考了一下,還是給櫻井去了電話,不意外對方幾乎是立刻接起來的。

「怎麼還不睡?」
「睡了就錯過你的電話了。」
「說不定我想著你睡了,沒打呢?」
「我擔心你們,又怎麼睡得著。」
「不是下飛機就跟你報平安了嗎?
「那怎麼能算,匆匆忙忙說沒兩句話,讓我更擔心。」

   兩人自從在一起後沒離開這麼遠距離這麼長時間,原來聽著對方的聲音,櫻井說話的神情竟然可以如此清楚地浮現在腦海,他好像開始有點想念電話那頭的人。


「累嗎?要不要先休息?」松本好一會兒沒出聲,櫻井擔心地詢問。
「等著我電話就是為了叫我休息?」那個人不管什麼時候總是想著自己,松本忍不住揚著嘴角露出甜蜜的笑容。

「我怕你長途飛行太累了。」
「你只擔心我,都不問問媽媽的狀況?」
「媽媽若是有什麼事,你就不會這麼輕鬆和我對答了。」
又是輕易被看透,松本在心裡哼了一下。電話那頭忽然傳來一聲不尋常的呼氣,若不是這短暫的靜默,很難察覺,松本一下就意會,馬上誇張地打了個呵欠,低著聲音說。「...我有點累想休息了。」

「有什麼事隨時打給我。」
「知道了,晚安。」
「晚安。」

「…」
「…」

   電話沒有斷線,還聽得到櫻井的呼吸聲 ,知道自己不掛電話肯定沒完沒了,松本對著空氣悄聲送上了一個吻之後才按了掛斷鍵。





1


   飛機剛剛停穩,安全帶的指示燈號一熄滅,松本就急著滑開手裡的電話,手機卻當機似的和關機前如出一徹,一條回覆也沒有。
   播了熟悉的號碼,卻反常的播不通,松本順著人流順利出關,一路仍不停試著要聯絡櫻井會裡的人,按著通訊錄一一播打,就在他懷疑自己的電話是不是去了趟美國壞了的時候,終於接通自己母親的電話。

「潤?」
「呃.....媽,是我,我從美國回來了。」

「哦,回來啦,一切都還好嗎?」電話那頭傳來機場廣播的聲音。
「很...很好...」松本一時語塞。
「發生了什麼事嗎?」

「啊,我有插播,先這樣。」
松本母親奇怪著這通電話,一般來說松本不會這樣抓著時間點一一向她報告行程,最多就是出了遠門回來之後,會帶著手信來看他們。


   明明早就和櫻井說好回國的時間,依約在上飛機前打電話給櫻井,卻一直是關機狀態,松本雖然滿腹疑問,仍準時回到了日本,怎知下了飛機還是聯絡不上櫻井。
   好不容易才接到了遠藤的回電,「小潤,翔他去了大阪那邊,事出突然,不方便接電話,我讓塜本去接你,你再等會兒。」

"原來是突然有事啊。"吁了一口氣,太久沒聽到遠藤叔的聲音,也許同樣在忙,語氣有些急促,少了對松本專屬的那份溫和,但至少是聯絡上了。
松本這才放鬆心情感受久違的日本空氣,終於回到熟悉的地方。

   當松本回到宅邸,發現站崗的人比之前少了些,他從不過問櫻井會的事務,平時看慣了的面孔卻一個比一個不自然,又說櫻井這趟去大阪並不在行程之內........,大阪是稻川會的地盤,想到之前的事,心中隱隱有著不好的預感。



==

「危險!」耳邊同時傳來槍響,隨即被身邊的人用力一扯雙雙往旁邊一倒,松本定睛一看,䕶著自己、被壓在下面的人竟是櫻井,看著他表情痛苦,抽出橫在兩人間的手,血紅色的雙掌在眼前無限放大.....

「翔くん!」松本低吼了一聲,在床上驚醒,發現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浸得濕透。”是夢啊...”

   松本第一次做這種惡夢,轉頭盯了會兒身邊空盪盪的位置,起身拉開窗簾,窗外天才剛要亮,灰白色的天空沈甸甸的,令人有些喘不過氣來。“說起來一直都沒有翔くん的消息呢。”

   沖完澡整個人才放鬆了些,松本回家已經第二晚了,櫻井一直沒和自己聯絡,連會裡比較熟悉的人都沒見到過,之前說好回來也不會那麼急著開店,這兩天竟連今村和佐倉都聯絡不上。

   花了點時間打理好自己,松本決定今天去店裡看看,一直待在家裡,也只會胡思亂想而已。

   大半個月沒開店,松本將花店裡裡外外好好打掃一番,忙起來時間過就得特別快,接到櫻井的電話時才發現已經接近傍晚,自己竟連午飯都忘了吃。

   電話那頭的人氣息虛弱,說是生病了,松本嗔怪著櫻井沒早點打給他,叼唸著明明笨蛋才會在夏天感冒,心裡卻著實高興,現在正在超市裡挑著食材,準備大展廚藝給櫻井解解饞,順便幫他好好補下身體,聽到櫻井說很想念自己,一連讓自己擔心這麼多天都捨不得責怪他了。



   才回到家就明顯感受到櫻井回來後的不同,人員多了許多,家裡氣氛也很嚴肅。將手中的食材交給迎接他的人之後便快步往櫻井房間走去。


「怎麼病得這麼嚴重?」松本見櫻井臉色非常不好,顯然剛才講電話的口氣是硬撐出來的,
「沒什麼,休息一下就會好的。」硬是對著松本扯了個非常勉強的笑容。
藤原不自然地側頭清了下喉嚨,松本雖被吸引轉過頭卻也沒太在意這個小動作,自然也沒看到櫻井瞪向藤原的那一瞬間。

   怎知松本沒吃午餐餓著的肚子突然不合時宜響了一聲,房間裡雖然人不少卻很安靜,松本一臉不好意思說著去給櫻井準備吃的,快步走出房間。

  


   松本買回來的菜都已經送到廚房,一踏進廚房就看到吉田整理一包垃圾正要交給跟著他進來的人,抬頭見到松本時吉田嚇了一跳,松本還來不及調侃他,就從鬆開的袋子口一眼看到裡面成堆染了血的繃帶。

「是誰受了傷?這麼嚴重。」松本微微嚇到,擔心地問。

「….」吉田看著松本只是傻楞著,張了口卻說不出一句話。

   松本盯著他幾秒後終於先開口。「是會長?是不是!」吉田沒有回答,一臉ヤバイ,松本早亂了心神,往櫻井房間衝去。


”那臉色看著就不像尋常感冒 “。松本沒想過櫻井會欺瞞自己,這時才恍然大悟,”難怪一個個臉色都不對!”



==

「你就別說話也別動了,真不該答應你這時候離開醫院。」松本一離開房間,藤原便忍不住碎唸著。

   但櫻井這時候就是想說話也說不出口,額上淌下大顆汗水,看起來極為痛苦,身旁的人緊張地幫他擦拭。

「不能再給他止痛嗎?」遠藤看著很不忍心。「他就是怕潤會擔心,說什麼已經太多天沒聯絡,現在至少待在家裡,裝病睡著就不會被發現。」


「傷口太深,都還沒癒合,就這樣大動作挪移,這麼嚴重的傷口,手術完,才剛醒來從加護病房...」

   藤原看櫻井表情不對,轉頭一看松本正站在房門口,一眾人誰也不敢多喘一口氣。

  


「你想瞞我多久?你以為你能瞞我多久?我光想到你在醫院裡和死神拔河,大家在為你擔心,我卻一個人被矇在鼓裡,我就.....」

   松本實在氣,看櫻井忍著疼說不出話眼神裡又全都是對自己的柔軟,氣悶到了極點,一句話再說不下去。


「潤,對不起,翔是為了救秀一。」遠藤忙出來打圓場。

   秀一是遠藤的兒子,也是櫻井會的人,個性比較衝動,也容易和人起衝突,在道上容易樹敵,這次交易遠藤刻意不讓他多帶人,櫻井說不過遠藤,自己偷偷帶人過去,果然雙方一言不合早動上手,櫻井會的人能打,人少也沒落下風,怎知對方突然亮出利刃,櫻井眼明手快救了人,自己卻挨刀,偏偏中的是腹部大動脈,昏死過去的最後一句話便是”務必瞞著松本”。

   事發當時正好是松本上飛機那天,經過漫長的手術和在加護病房養護照料,好不容易醒來,心裡記掛松本,磨著藤原非出院不可。


「你別怪翔,他也是怕你擔心。」

「我哪敢怪他!」

   遠藤是長輩,松本自知不該這麼回話,向遠藤行了一禮表示抱歉,便離開回了自己房間。




「我們勸勸他,你好好休息。」櫻井心裡難過,還沒能提氣說句話,藥效卻在此時開始發揮,他只得靜靜休息。





   松本在家,也包辦櫻井只能少量攝取的飲食,但就是不願意去看看櫻井,他當然擔心他的傷,可宅子裡多的是可以跟他報告櫻井傷勢的人,藤原這幾日也都住在這,松本大概還比櫻井本人更清楚他的傷。
櫻井卻是怕傷口迸裂,被藤原嚴正警告不能亂動,下床更是不可能,見不到松本又無法安心,幾次叫人傳話,怎麼都說服不了松本來讓自己看看。

   藤原和遠藤幾個在家也是替櫻井說盡好話,一起都收了松本的軟釘子。


==

  



   一早松本吃完早餐就坐在沙發上看似悠閒地翻著書,

「松本さん,會長說...你不見他他就不吃...」櫻井終於忍不住,哀求不成只能威脅。

   看著吉田為了兩人鬧彆扭來回傳話,又著急又擔心的樣子,松本早就有些不忍心。

   給了吉田一個安慰的笑容,起身往櫻井房間走去。

   松本推開門時看到櫻井對他展露笑容的臉上毫無血色,心裡緊了一下,但仍冷著臉走到床邊,一屁股坐下,端起已經有些涼了的白粥。

   櫻井以為松本要餵給自己吃,卻也不見他伸手相扶,只得艱難地想要自己坐起身,怎知松本竟然一口接著一口逕自吃了起來,
   看得櫻井直吞口水,一臉困惑,加上久未進食,肚子跟著不爭氣地叫了起來。


「小潤…」

「你不是不餓嗎?不是說不吃嗎?虧我煮得這麼辛苦。」松本說得委屈,卻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邊吃著邊發出讚嘆聲,一臉享受著美味的樣子。

「不是...我...我餓呀。」

   松本三兩下解決一碗粥,倒著空碗,對櫻井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笑臉,「沒了呢。」順手收拾了碗盤,轉身就要離開。

「潤…」櫻井顧不得傷口再撕裂的可能,揚起手要抓住松本,動作大得差點跌下床。

   松本大驚,手裡的餐盤差點摔到地下,「你...怎麼這麼亂來,讓我看看。」把手上的東西放回桌上,扶好櫻井,翻開被子和衣服仔細檢視櫻井的傷口,還好只滲了一點血,但已經把松本嚇得手腳慌亂,一抬頭看到櫻井竟看著自己笑得像個傻子,也不知道疼。

   松本輕嘆一口氣,重新端起餐盤轉身就要離開。

「小潤,你別走,原諒我好不好,以後我什麼事都不瞞你...」櫻井手搆不著松本,存著力氣說完這一大串話,已經是氣喘吁吁。

「我去請藤原醫生來,你給我好好躺著別亂動。」


「你別不回來...」櫻井會長這委屈巴巴的樣子還真是難得一見,松本有些哭笑不得,無奈說道,
「我不來的話,你撐著血流乾了也要走出去找我,這根本就是威脅加耍賴。」


   藤原剛才聽到響動,已經走進房裡,看著兩人的樣子想笑卻一直彆得難受,松本一發現藤原醫生臉便瞬間紅透,急著轉身往外走。


「潤,你別再走了。」

「我去煮你的粥啦。」





小潤辛苦了,文章裡也讓你這麼辛苦真是抱歉了,謝謝你用這麼認真的態度給我們帶來如此多的美好~35歲生日快樂!!




 
评论(2)
热度(60)

© lala ♡ SJ | Powered by LOFTER